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大菩提> 第八百三十七章 州天

第八百三十七章 州天

馥郁异香蔼,氤氲瑞气开。

绚丽瑰美的清罗紫气自檐顶垂落而下,缠绕于巍峨华美的重重仙阙之间,鸳鸯掌扇遮銮驾,翡翠珠帘映玉阶。

“潮音尊者。”

轻柔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入耳畔。

季月年蓦地睁开双眼,环视着殿室四周的陈设,神情之间依旧残留着些许心悸与茫然。

彷佛过了极为漫长的光阴,又彷佛仅仅只是过了一瞬。

庞大的记忆碎流汹涌弥漫而至,使得季月年这里有些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这里是……玄阴仙宫的琼雪殿……”

数息过后,季月年回过神来,低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那侍女神色有些惶恐,当即跪伏下来,柔声道:“婢子打扰到了尊者休憩,还望潮音尊者恕罪,只是统灵无极上圣娘娘方才传下谕令,要请尊者前去离宫赴宴,婢子这才斗胆持着谕令进殿。”

“上圣娘娘……”

呢喃之间,季月年抬起头来,望向离宫仙阙的方向,眸光颤动。

其神情虽然勉强保持着平静,可是心神深处却早就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那段凝滞的“过去”彻底塌陷,州天的光阴长河被星宇规则重新梳理,咆哮奔流,再也没有半点锁结之处!

所有诞生于“过去”的存在都被星宇规则抹杀,其中不仅有那尊已经降临现世的星河之境的“燃灯古佛”,甚至还包括了那尊在凝滞光阴之间修至不知名境界的如来世尊!

实质上这种方法原本便是取巧之法,使用无量数的功德气运浸染界源,先行在此界之中造出一个这座星河大界的“过去”,随后再前往这段造出的“过去”,于凝滞却又无穷无尽的光阴之中不停地修行。

最后再想尽各种办法,使得已经修行至了目标境界的“过去”的自己,以许多似实似虚的手段回到现实,此方法原本便是钻了星宇规则的漏洞。

只不过这种漏洞既然已经存在,星宇规则若是没有契机,便不会将其抹杀。

可是季月年却在那段截取而出的光阴之间,凭空施展出了一丝“宿命”的气息,这便明目张胆地触犯了星宇规则,使得煌煌规则轰卷而至,星云黑洞几乎吞噬了一切!

那段独立的光阴塌陷之后,丝丝缕缕的牵联之下,甚至就连州天的“过去”都遭到了波及,一并被卷入了星云黑洞之中,尽数清洗成了澄净无比的光阴河水。

从此之后,州天之界再无凝滞的光阴,只余现世。

而季月年的真灵被流淌的光阴河水冲刷至了州天现世之后,此前的时空彷佛亦是发生了些许变化,使得季月年这里许久都不曾回过神来。

“离宫仙阙么……”

季月年在雪绣垂丝软榻上坐起身来,低声道,“且去告诉娘娘,我这便前去觐见。”

那侍女应了一声,恭敬退了下去。

季月年却是感应着自己的神魂与真灵,怔怔发呆。

“八千六百年骨龄,可我的修业却是与此前没有半分变化,距离超脱,只差一步。”

“诡秘迷雾尽去,重重因果尽散……”

“这里是,崭新的州天现世……”

……

……

……

梵音降世,吟诵贯耳。

佛光映彻之处,便是灵山。

大雷音寺的石阶绵延无尽,日月轮转,雾霭苍苍,纵使无尽岁月侵蚀,寺前的山景亦是从未有过半分变化。

只是这一日,寺前的石阶之下,却是走来了一个身披灰衣的青年。

他缓步走上大雷音寺的石阶,神情晦暗,便似一个寻常的凡人。

可他背后那若隐若现的七彩悬天功德光轮,却无时无刻不在昭示着他的尊贵身份与可怕修业。

一尊世所罕见的八境佛陀。

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脚步,抬首朝着那石阶的尽头望去。

恍惚之间,石阶的尽头出现了一道身影,祂披着无量量佛光,却又彷佛与身后的古寺融为一体,低垂着眸光,朝着灰衣男子之处望了过来。

灰衣男子见了祂,跪伏在地,道:“奉我佛法旨,前来谒见。”

祂并未开口,而是微微皱起了眉,伸袖轻拂,有无边伟力降临,将灰衣男子从内至外都看了个通透。

灰衣男子依旧恭敬跪地,抬首道:“我佛可是察觉到了州天的异常么,说来也怪,近些时日里,我亦是察觉到有些心神不宁之感,可却从始至终都毫无头绪,正要来寻我佛解惑。”

祂沉默半晌,终是微微摇了摇头,再次拂袖拢下一捧佛光,转身走回了古寺。

灰衣男子跪地良久,心神颤动之间,缓缓站起身来,喃喃道:“我佛心意,《纵三世佛》之卷么,可是我的记忆之中,为何从来都没有过此种物事?”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转身下了石阶。

在其离开之后,那石阶之上的世尊如雕塑般静立,身披无量数佛光,通天彻地的神通加持之下,冷冷地扫视着州天三界,听察天地,却始终都不曾寻到半点异常与端倪。

“我的记忆,似乎缺少了一些……”

世尊轻声呢喃,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其目光仰望着高天之上的三十三天天庭,彷佛在望着昊天金阙自言自语。

“你等尚且没有这般修为。”

以其臻至窥天九境之极的功德造化,已经可以动辄影响州天界源的气运,甚至足以在某种程度上浸染界源。

似乎是在斟酌。

数息之后,祂终于在那石阶之上走出了半步。

下一刻,一道身影于不可思议之间扭曲而现,出现在了祂的身前。

那是一个身着湛青道袍的青年。

祂静静地望着青年道人,并未开口。

青年道人笑了笑,道:“灵山呆得久了,要出去逛逛么?”

祂沉默许久,道:“我察觉到,州天的光阴长河,似乎出现了差错。”

青年道人挑眉,道:“我方才略一推算,并未察觉到光阴长河的异常,从始至终都通畅奔流,简直是好得很。”

祂轻抬眸光,神情依旧平静:“我要去光阴之上寻找异常的来处,你拦不住我。”

听到这里,青年道人的语气有些泛酸:“你取了州天三界六成的功德造化,天地共主都管不住你,我又岂能拦你的去路,只不过……”

他顿了一顿,伸袖朝着天穹之外指了指,“不久之前,我亦是隐约察觉到了记忆的丢失,以及时空的隐约变动,据我推测,只怕是有界外的存在出手,才会有着这等令人心悸的可怕威能。如今我州天度过上一个无量量劫不过数十万个元会,无灾无难,正是休养生息之时,我等身为最为顶端的持界生灵,还是莫要为州天招惹是非才好。”

闻听此言,祂低垂着目光,再次沉默下来。

青年道人笑了笑,不再开口,转身化作细碎的光影,消散在了大雷音寺的石阶之上。

“无灾无难,界源岿然不动,天地共主之位不易,怕是永无破境之日。”

祂静静地望着地境的四海四洲,轻声呢喃,“方才忽地修悟到《纵三世佛》之卷,那我便用功德造化浸染其无数光阴,于许久之后,藉由此物造一个灾劫出来。”

“只是此物的根源不深,我应当早已将其补全透彻,而不至于此时才将其修悟而出才是。”

朝夕轻抚而过,日升月落,古寺石阶之上已是逐渐恢复了寂静。

……()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