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叩问仙道>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翳骨诀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翳骨诀

.

“此次你留在别观吧,那里更有助于结婴。”

太乙注意到玉朗已是金丹巅峰,离元婴仅一步之遥。

别观乃炼虚道场,修行圣地。

只有突破元婴,才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玉朗这个观主方才名副其实。

玉朗的修炼速度在大千世界也能算个天才,但其炼虚弟子的身份,这个成绩也不算惊世骇俗。

太乙知道,玉朗并非纯粹的修炼,修行时思考很多超出境界本身的东西。

比如下山历世的那些年,修为几乎没多少长进。

既然秦桑允许玉朗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太乙不会置喙。

太乙催动遁术,遁光裹住玉朗,飞抵别观山顶,触动洞府的禁制。

秦桑此时不在洞府之中,正在地底深处。

落魂渊将山门建在这里是有原因的,沟壑底部阴煞之气汇聚,精纯异常,那条黑河正是阴气所化。

《湮阳尸典》须利用阴气淬炼自身。

秦桑全身浸泡在黑河之中,丝丝缕缕的阴气正被他吸收进体内,在借助阴气修炼。

靠着灵蚀炼制的毒药,和孤云叟送来的几种烈毒,《天妖炼形》已经被秦桑修炼到第五层巅峰,只等迈入第六层,便能拥有真正的青鸾法相。

在修炼到巅峰之后,秦桑清晰感知到了瓶颈的存在。

冲破此关,便能拥有堪比炼虚期的力道修为。

修炼到这个境界,每一关都难如登天,不知多少人被拒之门外。

绝大部分化神后期修士,一生止步于此。

这一次,可没有大能给秦桑灌体,让他体会高境界的玄妙。

《天妖炼形》乃不世奇功,秦桑得天独厚,在化神期便拥有法相虚影,无疑对突破是有利的。

秦桑已是炼虚修士,尽管是不同的大道,也能触类旁通。

不过,秦桑要尽可能提升成功的可能,争取星元灌体时一次突破,在打磨修为的同时,还要多做些积累。

《天妖炼形》境界越高,越发趋向于法相之道。

修炼到第五层巅峰后,秦桑感觉到,这门功法并未将自己的肉身淬炼到极致,还有提升的空间,如果自己继续淬炼肉身,可能更有助于突破。

是以,秦桑这些年一直在参悟壁画和《湮阳尸典》。

《湮阳尸典》修炼到巅峰,会将自己修炼成一具不化骨。

这次不像结丹时走投无路,秦桑可没有再变回炼尸的想法。

他决定提取《湮阳尸典》的精华,和壁画互相印证,自创一个炼体法门。

这个法门不必多么玄奥,不作为他的根本功法,秦桑也不用考虑它未来的潜力,暂时只需要创出化神期的部分,尽可能在突破之前壮大自身,算作一门秘术。

对他而言,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既然是借鉴《湮阳尸典》,必然和淬骨有关。

有功法的源头——九幅壁画,还有落魂渊历代修士的心得,秦桑很快便整理出头绪。

《湮阳尸典》的核心是用阴气淬骨,秦桑结合之前得到的体修法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又联想到巫族的翳骨纹,遂将之命名为《翳骨诀》!

秦桑此刻沐浴黑河,默默运转《翳骨诀》,吸纳阴煞之气。

阴气入体,穿过皮膜和血肉,渗入骨骼,阴寒至极,秦桑犹如置身于冰窖之中。

他的神色幽暗难明,骨头传来阵阵刺痛和麻痒,像被一寸寸打碎,然后无数蚂蚁在里面穿来穿去。

他的体内正发生着诡异的变化,阴气接触到骨头,骨头上便会出现扭曲的黑色线条,像某种符文,最终爬满全身。

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变得漆黑如炭,仿佛都已坏死,血肉也仿佛和骨头分离了,生机正在被蚕食。

在太乙触动禁制的一刻,秦桑立刻便有感知,眼皮颤了颤。

他的皮肤出现微不可查的震动,将‘河水’震离身体,已经进入体内的阴气,瞬间被骨头吞噬。

秦桑掐了个印诀,血肉骨头渐渐恢复正常的颜色,生机随之恢复。

握了握拳,感受着这段时间修炼带来的提升,秦桑对自创的秘术颇为满意,起身离开黑河。

洞府之门开启。

太乙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取出一枚竹片,“使君大人,这是云都天送来的符信,说是要呈给您。”

“哦?”

秦桑抬手将竹片摄来,看到里面的内容,原来是云都天刚刚接到了霁天令!

孤云叟果然没猜错,他现在应该不在宗门里,否则肯定会亲自前来商议。

霁天令现,意味着霁天法会就在十年之后!

霁天法会是整个月渎湾修仙界最浩大的盛事,各方势力汇聚,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能强者纷纷现身,涉及到方方面面,影响深远,单单法会的流程就有半年之久。

可以这么说,此次法会将定立月渎湾修仙界的格局,直至下一次霁天法会。

霁天法会一般都是在霁天宗举办,此次也不例外,秦桑终于能见识这一方世界的霸主。

沉吟片刻,秦桑对太乙道:“十年后,你和玉朗随我外出一趟。”

“属下遵命!”

太乙不问缘由,当即应下。

带上他们,见识见识霁天法会,在法会上混个脸熟,对青羊观有好处。

玉朗还要成长,在未来很长时间,太乙都将是青羊观的中流砥柱。

收起竹片,秦桑问起太乙的修为,“这段时间修炼如何,有什么问题?”

在他不遗余力的帮助下,太乙如今已是化神中期高手。

不过,等将太乙助推到化神后期,秦桑对他的帮助就很有限了。

能否迈入炼虚,看太乙自己的缘法。

指点过后,太乙回到主观,玉朗留在别观修炼。

……

百余年来,修炼界平静异常,乏善可陈。

十年时光,一晃而过。

这一日,秦桑飞出黑河,直接离开别观,悠悠飞过千山万水,在青羊观现身。

自从青羊观建好,他这位开派祖师还是第一次过来。

太乙和已经是元婴修士的玉朗早早等在正殿前,急忙上前见礼。

秦桑没有走进正殿,在殿前负手而立,望着朝气蓬勃的道观,微微颔首,“不错!”

得到秦桑认可,太乙和玉朗都有种松了口的感觉。

他们一直战战兢兢,生怕辜负秦桑的期望。

停留片刻,秦桑带上他们,离开青羊观,继续东行,进入云都山。

今天是他和孤云叟约定出发的日子。

自从进入大千世界,秦桑对云都天慕名已久,此番却是首次登门拜访。

云都天的山门位于云都山的主峰,乃是最灵秀险绝之处。

秦桑驾云而来,远远便看到一条白色的匹练从九天垂落。

往天上看去,望不到瀑布的顶端,景象空蒙,震撼人心。

水雾朦胧,经年不散。

瀑布后方,有仙山绝峰,若隐若现,神秘异常,令人不由产生一窥究竟的欲望。

玉朗和太乙之前受邀前来拜访,神色正常,但仍能回想起初见时的震撼。

在远处,能见瀑布而听不到水声。

当白云飞近,陡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水流轰击大地,其声如雷。

就在这时,瀑布中间突然裂开一道缝隙,水流缓缓向两侧分开,现出一道虹门。

虹门后飞出九道遁光。

九道遁光在瀑布前停驻,一字排开,正是云都九仙。

云都九仙各个风姿卓越,气质飘然,遥对白云行礼:“恭迎清风道长!”

有朝一日,青羊观能出现这么多高手,才算名门大派。

秦桑暗暗感慨,含笑点头,飞到近前,云玺迎上前来,亲自给秦桑带路。

太乙和玉朗和他们都熟悉了,由其他人领着。

穿过虹门,骤然开阔。

峰峦如聚,云涛如怒,气象万千。

仙山之间,亭台楼阁无数,无数弟子或好奇、或敬畏,望着这边。

秦桑随云玺来到掌门大殿,见孤云叟正等在殿前,朗笑道:“道友何须如此劳师动众。”

“贵客登门,岂能失了礼数?”

孤云叟一笑,邀秦桑入殿,云玺亲自在旁侍奉,端上灵茶。

“老夫还邀请了几位道友同行,道长不介意吧?”孤云叟问道。

“求之不得!贫道正想多结识一些道友。”

秦桑扭头,向殿外看了一眼。

有一艘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