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荒诞推演游戏> 第八十三章 划船不用桨

第八十三章 划船不用桨

现在这个局面,就是千结控制着方宵的大部分思维,要把新的傀儡方幸留住。

当年控制方德明的时候,它没有把方家小儿子留在家里,恐怕是觉得有方宵就够了,直到翻车,才惊觉有个备选是多么重要的事。

现在也不晚。

系统费这么大劲把虞幸送过来,让小千结重获希望,小千结自然会全力留住虞幸,这样一来,在其他方面,它或许会放松警惕。

“说这么多,我的意思也够明白了,这场推演活动完全就是为了帮你嘛,你要不就别跟我搞什么主线支线了,真诚一点,直接把我要怎么做告诉我。”虞幸的算盘打得很明白,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局势这么轻易,他就是懒得再搞那么麻烦。

反正是系统要他帮忙,而且非他不可,何必再形式主义?

他直接一心一意把那条小千结杀了,只要系统奖励照发就行。

【这次推演的主线任务是我根据南水镇操控者的想法形成的,利用瑞雪祭的“祭祀”进一步加重你的认知扭曲,才是对方的目的。】

系统女声不为所动。

【就算没有我设定的主线任务,瑞雪祭也一样会存在,以高一菱为向导的旅行团也是南水镇本身的产物,不会有变动。】

【我设定的主线,一直都是在提醒推演者提前注意危险,还开辟了临时商城。支线任务则是把我找到的连接真实场景的通道提供给推演者,让他们有机会提前离开。】

说到底,系统在很多世界里的权限并不高,或许在它自己创造的副本世界里,它可以很恶趣味地折腾推演者,但在权限低的世界,为了保证推演者的存活率,系统基本上都是全力提供帮助的。

比如这次,系统会在推演者接触到特定事件的时候发布支线任务,引导推演者发现真实场景,如果没有系统,那很多推演者就算在镇上待半个月,也不一定能“恰好”走到电影和真实有交叉的地方。

这与实力强弱关系不大,而是——推演者们的能力体系奇奇怪怪,唯独在“创造”这一条上,几乎无人拥有。

系统自然会让涉及到与自己相同力量体系的东西通通远离推演者,只有这样,它才能以绝对高位的身份,压制越来越强的顶尖推演者,不至于让推演者窃取权柄,反客为主。

这些虞幸都明白,无论推演者成长到什么地步,他们获得的能力都大部分依托于系统为他们创造的机会和条件,系统付出了这么多,自然不会允许背叛,也不会给人留下背叛的资本。

唯一的例外恐怕就是死寂岛活动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就把系统给惹急了,静默一段时间后做出如此大的改变。

“所以我还得按照主线任务去做?”虞幸一张脸垮了下来,“你也不准备把杀死千结的方法直接告诉我?”

那样一条蛇,正面硬刚或许有那么一点胜率,但问题是,系统要的绝对不是杀掉蛇那么简单。

从写故事的书,到掌控力更强的电影,前者是创造,后者是控制,可以看出,小千结试图拥有创造能力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些,“电影”就是它结合自身能力改造出来的产物。

现在,系统更在乎的应该是将小千结拿走的那部分能力回收。

否则……

虞幸想,系统这么忌惮能力外泄,一定是因为那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他猜到的不止这些,有一些话,在考虑了一下之后,他还是没有和系统说。

——他怀疑系统本身就是阴阳城七个邪神之一。

只有能力的位格非常相近,才会出现彼此吞噬或是争斗的情况,连千结象征都觊觎系统的能力,那么很有可能,千结本体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据说邪神自身是不可以离开阴阳城的,所以才会在各个世界都放上自己的象征或者分身,系统不可能是某个神的本体……

但在能力与位格上,与邪神肯定不会差多少了。

毕竟虞幸也不了解那些邪神,或许有各种例外呢?【她】不就是么,表面上每一个世界都只放了能够自我思考的切片,实际上他们的思维都是共通的,【她】甚至能直接降临在某个分身上,短暂地骗过阴阳城的规则。

系统如果也是以一种比较特殊的存在形式离开了阴阳城,那会不会是主动分割?

比如荒诞系统和体验师系统原本是一体,但是为了削弱力量装成分身前往阴阳城以外的世界,它们主动割裂,又在逃逸成功后形成了现在这种竞争关系。

想远了。

虞幸将脑海里那些思绪压制下去,他看得出来,系统真的对他非常好——从他吸收了鬼沉树的力量重新和系统建立了连接开始。

在那之前系统对他各种打压的事情他还没忘呢,包括利用亦清来监视他……

这种态度的变化让虞幸留了个心眼,更何况还有集体叛变的事情在先,他在了解内情之前是不可能给系统任何一点真正的信任的,因此对于系统真身是否为邪神的猜测,也不适合直言。

【如果你不想做主线任务,与其问我,还不如去说服方宵。】

系统并不知道虞幸在想什么,它回答着虞幸的问题,给了一个提议。

【要是你跟方宵说不想继续参加旅行团的行程,他大概会非常高兴,不过你绝对逃不掉他为了你才举办的祭典。】

虞幸又问:“那我的专属支线任务呢,还是一定要做?”

【事实上,如果进行这个支线任务,可以有效降低你的认知扭曲程度,相反,在蛇对方家血脉的渴望中,你有迷失的可能。】

“行行。”虞幸烦躁,“小千结都要学会你的能力还给能力升个级了,你倒是不着急。”

系统沉默两秒。

【电影并不是书的升级,事实上,书可以创造任何故事,它是因为没有掌握真谛,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电影的结构更好用。】

【只因为南水镇太小,以及它能力的不匹配,才没有将书的优势显现出来。书没有弱点,电影才有,它亲自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最致命的破绽。】

虞幸眼神一动:“直接点。”

【东区港口,集装箱内,有一套拍摄设备。】

系统终于松了口,也不知道这样的提示会对它造成什么损伤,总之,它似乎为此考虑了很久。

【那些设备是蛇将南水镇世界电影化时应规则而生的东西,毁掉那套设备,就能毁掉电影化的南水镇世界,之后,才有机会杀掉蛇。】

【你体内鬼沉树的诅咒力量,可以毁掉设备,除你之外,目前在南水镇里的他人都做不到。】

就算是有着千结力量的美杜莎也不行。

邪神各有擅长,鬼沉树擅长的就是诅咒、怨念、死亡与毁灭,由虞幸来动手,才能保证设备被完全损毁,没有重新建造的可能。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你就不能早点跟我说吗,绕这么大个圈子。”虞幸眸光一闪,嘴上不依不饶,一副被系统弄得很无语的样子。

他喃喃道:“电影居然还有这样的隐患,难怪东区已经被封锁了,就是怕推演者在港口发现那套设备吧。这么一想,‘书’确实比电影更加高级,起码没有这么明显的软肋。”

而且系统正常使用力量的时候,是没有像被巨蟒叼来叼去的那本实体空白书的,更不会有篇幅限制,只能说,是小千结本事不够,连偷能力都只能偷这么一点。

【东区封锁,只要有人试图越过千结设下的封锁线,都会被千结看到。所以这件事情并不容易,你需要完全取得方宵的信任,拿到他承诺分给你的那一半权利,只有这样,才能让方宵直接带你进入港口区,名正言顺地接近那套设备。】

只有自己带过去的人,千结才会放松紧惕吧。

虞幸心里已经有计划了。

就在这时,浴室外传来脚步声,他要和系统说的话被他咽了回去,将乱糟糟的毛巾重新盖在了自己头上。

“冬冬。”

来人先敲了两下门,然后不等他回应,就一边说着“怎么洗了这么久?没出什么事吧”一边将门打开。

虞幸以一副正在擦头发的动作和方宵对上了视线。

方宵看到他,笑得十分亲切:“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身体不舒服,或者在木桶里睡着了。”

“就是多泡了会儿,热水在这种天气下实在太舒服了,没忍住。”虞幸擦拭头发的动作轻柔了一些,“然后就,本来想把头发擦干再出去的,它总是滴水,你给我准备的新衣服都要湿了。”

方宵径直朝他走了过来,从虞幸手上接过了毛巾的控制权,像一个真正的温柔的哥哥一样,给虞幸擦头发。

距离接近到这种程度,虞幸知道肯定是方宵又起了疑心,怀疑他刚才在浴室里和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