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本来原野还打算在方绍一身上趴会儿, 等他电话一挂就扑前面去, 结果这电话一讲就是快一个小时。后来原野自己从人后背上跳下来了,眼看着一时半会儿的这电话讲不完, 转头回去又把裤子给穿上了。

方绍一看着他穿裤子, 原野边穿边冲他乐, 方绍一跟他招了下手,原野走过来跟他一起坐在沙发上。方绍一胳膊搭在他肩膀上, 对着电话那边说:“嗯, 您说。”

原野认真听着电话,后来方绍一就直接开了免提, 原野安静听着他俩聊电话, 也不插嘴。电话里面韦华嗓子都哑了, 叹了口气说:“就这情况,具体我也不用跟你多说,开机开了三个月,现在多难办我不说你也知道。”

“我懂, ”方绍一聊到后面脸色也挺沉重的, 他跟韦华说, “我明早给您答复?您别着急,也别上火,好事多磨。”

韦导在电话里苦笑出声:“希望是吧,不瞒你说,我嘴上长了好几个泡。组里其他几位老师早就让我给你打电话,我不愿意给你打, 你知道我,我最不愿意强迫别人,心不甘情不愿拍出来的东西也难看。但今儿是实在没办法了,让我找一个现在就有时间,还能扛住我戏的,真没有了。”

方绍一说:“我明白。”

韦华又说:“不多说了,这回就当给我救个场。我等你电话,行不行的给我个信儿。”

方绍一应道:“一定的。”

挂了电话之后方绍一看向原野,原野也一直看着他,没等方绍一开口,原野先说了话:“哥,你得去。”

方绍一和他对视着,以他们俩之间互相了解的程度,他根本也不用说什么了。原野皱了下眉,接着说:“开拍之前你不接就不接了,但现在需要你救场,无论如何你得去。我猜如果不是真没招儿了韦导不会给你打这个电话,别说现在你闲着没有事儿,就算真有事儿能推都要推。”

刚才这个电话韦华打过来确实是正事,《呢喃》方绍一没接,但也早早跟韦导说过了,让他早做准备。韦导的确早早开始准备了,演员千挑万选地挑出来一个,开拍之前就扔到山西让他去融入农村,去把身上浮华的明星气息磨掉。开机之后也还算顺利,方绍一和原野先前还去剧组探过班。那个演员演戏还行,挺有爆发力的。

结果刚才电话里说,那演员上周请假去给女朋友过生日,之后就再没能回剧组,被拘了,因为吸粉儿。

现在他的经纪公司在拼命压,不想出新闻,但这种事压不住,早晚得炸。这演员无论如何不能用了,之前拍的戏全得换人重拍。开机都开了这么久,搁是搁不下了,剧组每天的开销都流水一样在撒钱。现在唯一的事儿就是马上找演员救场,这个演员方绍一是不二人选,但上周的事儿了,到现在韦导才打电话来,就能看出他是想了其他法子的,他不想拿人情来强迫方绍一接这个活儿,现在估计是计穷力竭了。

演员不是找不着,但好演员的档期从一年多前就得开始定,有些要更早。想现在找一个能立刻进组拍戏,演技还能不拖韦华电影后腿的,就真的没有了。

方绍一捏了捏眉心,原野攥了下他的手腕,掌心热热的,他看着方绍一说:“你因为什么不想拍戏我知道,咱俩一直也没就这个事儿聊过。一是我怕一聊这个咱俩又要吵,我说话不过脑子。另外我也想你就趁着这时间好好歇歇,之前两年你太累了。”

原野一条腿抬起来就跨到方绍一身上去,两只膝盖点在沙发上。原野手掐着他下巴,让他抬起眼来看自己,方绍一挑眉轻笑:“……这动作。”

“帅吗?”原野也笑着问他一句,之后收了笑就又是正经说话的样子:“哥,你别拎不清。咱俩的事儿咱俩慢慢理,而且我相信咱俩同样的错误都不会再走第二遍。我相信我自己也相信你。”

原野眼神坚定地说他“相信”,他此时此刻散发的魅力估计没有任何人作为他的爱人能够抵抗得住。

方绍一伸手搂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前,鼻息间是原野衣服上的皂香。方绍一轻轻叹了口气,额头在他身上轻轻蹭了蹭,是个十足十的弱者姿态,他从来不吝啬在原野面前做弱者。方绍一声音隔着衣服听着有些闷:“我是真的怕。”

原野一只手往前够着沙发靠背保持平衡,另外一只手放在方绍一后脑上,轻轻抓着他头发,原野问他:“你怕什么?”

“很多,”方绍一低声重复一次,“很多。”

原野骨头很硬,山林里出来的爷们儿,从小打滚着长大的,骨架和身型都很结实。没有方绍一像艺术品一样的肌肉线条,但也绝对是很有力量的,胸膛和后背都是一个成熟男性宽阔的坚实力量。

“你怕我不喜欢?”原野轻声问,“怕我像之前那样把你跟环境一起推开?”

方绍一“嗯”了声,过了片刻又慢慢道:“我也怕有一天你还会想分开,又舍不得……然后反反复复,欲言又止。”

他一句话就把原野心给捏碎了。

方绍一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他好像就不会和别人讲述自己的内心,不管是更年轻的时候还是现在,他从来不说他想什么,他的想法你要自己去悟,去猜。原野知道他这样,也习惯了,很少去逼问他,他性格就是如此,没必要非要把他掰成另外的样子。就像方绍一也从来不限制原野说话,除非是怕他得罪人的时候。一个外放一个内敛,原本就是这样的。

这是原野很久以来第一次听方绍一说关于他的感受,不是委婉的,也不是通过其他的话来表达,而是直接地说出来,说他怕。但这杀伤力太强了,原野眼睛都有点红了,他在方绍一头上亲了一下,哑声说:“不怕。”

原野说:“分开的代价有一次就够了,没下回了。”

方绍一的挣扎原野明白,他现在是真的不想接戏,尤其何寒他们作的这一次,会让方绍一短时间之内更不想接。如果原野的另一个身份不是方绍一的爱人,他如果仅仅是个文人,他会比现在自由得多,也没这么多人骂他。这个圈子对原野的挫磨又何尝不是在挫磨方绍一,骂原野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在扎方绍一的心。

可打电话的是韦导,有恩有情,这个场他必须得救。方绍一表面上看着淡漠,其实他骨子里是个很重情义的人。韦导的这个电话句句都是掏心窝的话,这么艰难的时候方绍一要是能冷眼旁观他就不是他了。

原野后来说:“我想看你拍电影,我最初喜欢上你就是因为你的电影。”

方绍一沉默着在他锁骨上落下一吻,他听见原野的声音低沉又温柔,在他耳边轻轻笑了声,然后说:“我身边的你是我的心……电影里的你是我的梦。”

去剧组是原野和方绍一一起去的,他们第二天下午就直接飞过去了,到了剧组什么也不用说,合同拿过来方绍一大概扫了两眼就直接签了。片酬很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低。韦导说:“不是坑你,前面砸出去太多钱,重拍的成本都要扛不住,我还得去跟投资方磨,没那么多钱能给你了。你这份情我记住了,咱们往后看。”

方绍一摇了摇头:“领导,咱们之间不说这个。”

韦华嗓子哑了,嘴边一处溃疡已经结了痂,人看着也憔悴。剧组中途换人的事是最麻烦的,何况是男主。前面的心血全部废掉,而且人都不喜欢旧东西,拍过的东西再拍很难能再激出第一次的感情。所以方绍一更得来,用他的戏尽量把全剧组的情绪重新带一遍,如果每一场都比之前效果好,重拍就不算救场,那算改头换面的提升。

这部戏不是商业片,韦导拍戏追求故事,不顾别的。但制片监制等等其他人都这部戏期望值很高,不指望飙票房,但奖还是要冲一冲的。投资人心里也有数,再投钱万一奖没拿着,票房又扑,那就彻底赔了。投资人不想再掏钱,韦导自己工作室已经投了八百万进来,再多也拿不出来了。

方绍一说:“缺的我填。各位放心拍,不用担心别的。”

总制片当时也在现场,钱的事归他管,当时他拍了下方绍一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韦华摇头道:“不用你,我想办法。”

“不费时间去想那个了,您的脑子用来想怎么调整要改的戏就行了。”方绍一说完又跟制片说,“明天我让耿哥联系您,您跟他细说。”

其实剧组这一星期来大家心早就慌了,最初只有核心几位知道演员被抓的事,压着没说,怕乱了大家的心。但总瞒着不是办法,演员迟迟不回来,也瞒不住。剧组的人这周都毛了,咱这戏怎么办?还能拍吗?不会黄了吧?

方绍一进组无疑是给所有人都打了一剂强心针。不是随便抓过来的演员顶数,是原本做剧本的时候就定的最佳人选。不光带着演技,还带着钱,带资进组,两个大事儿他都给解决了,剩下的都是小事。

原野过来是帮着看剧本的,之前因为不是方绍一拍,因此减掉了很多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