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原野从十七岁到现在, 只有去年没拿着红包, 没听见方绍一每年那些简简单单像情话一样的祝福语。去年除夕他前半宿在家跟原教授和老妈一起过的, 后半宿去老图那儿喝了个通宵。老图喝酒的时候不愿意让小丫头在旁边,就只有他们俩。原野那天话很少,他想让酒精麻痹神经。

但那天脑子里却始终都格外清醒。这些年都得到了什么, 失去了什么,到底什么才让他更疼,始终都挤在他脑子里。

那天俩人到底是没做到最后, 谁都没想, 也或者说是没舍得。当初录节目的时候乱七八糟地来了次没节操的炮,那会儿是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憋着股劲儿, 各种情绪拧成一股,找不到发泄的通道, 而且已经到了最后一期,再不发生点什么就好像以后都再没机会了。

但现在不是, 现在人就在眼前,感情也在循序渐进,就不舍得再用性来催动一段关系的结束或是开始。性会让这段暧昧丛生的阶段迅速结束, 然后他们俩会自然而然重新走到一起。但终究还是缺了点郑重。

两人隔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 原野嘴角笑出个平和温柔的弧度,声音有点低哑:“一哥,我给你撸一个?”

方绍一闭着眼低哼了声算是回应,之后问他:“不欠操了?”

原野还是笑,“嗤嗤”地笑了半天, 然后说:“我嘴贱么,你知道的。”

方绍一捏着他下巴,在原野下巴上用力咬了一口,之后低声说他:“你也就能打个嘴炮。”

“嗯,是,”原野这时候老实了,“我最怂。”

方绍一在原野下巴上轻轻磨了磨牙,之后手一拍就关了灯,房间里只剩下床头一盏小夜灯。

……

原野现在乖得不像个野猴了,像只家养的被驯化的猴。嘴不扎人了,处事也考虑很多,在剧组和导演他们关系也处得很好。他只要在方绍一身边就总是会自动敛去身上的刺,让自己尽量平和。

剧组里另外两个编剧小年轻原野还给了新年红包,小高还是受宠若惊的样儿:“原野哥您太客气了,谢谢哥,一直都挺照顾我们的。”

原野笑着说:“新年快乐,来年开工顺利。”

杨斯然春节也在剧组过的,他是方绍一公司里的人,原野也给了红包。在走廊里碰见他,吃饭的时候原野叫住他,杨斯然停住,问他:“怎么了原野哥?”

原野从兜里摸出个挺厚的红包扔给他,说:“接着!加油。”

杨斯然接住红包有点惊讶,眨眨眼竟然没说出个话来,憋了半天最后憋出个“谢谢”。称呼也不记得加了,看起来慌里慌张。

原野被他的反应给逗笑了,说他:“不用这么紧张。”

杨斯然拿着红包,后来给原野鞠了个躬。

方绍一之前闻油漆头疼的劲儿到现在都没彻底缓过来,头一直有点晕。原野一想起这事儿心里就有气,那个台湾演员最后几天戏原野都有些挂脸了,他烦心里不敞亮不坦荡的,也三十好几了,处事儿太不利落。可能因为他和方绍一都不是这种人,他们身边也没有,反正性格合不来本来也做不成朋友。

还有两天才开工,方绍一歪在原野房间里睡觉,原野消消停停在旁边干点这个干点那个,也不弄出声音来。过会儿方绍一睡熟了,原野把空调温度调了下,给方绍一盖了个薄被,然后自己出门透透气。

外面稍微有点冷,原野呼了口气,手揣在兜里随便走着,大脑放空,这样的时候人会很轻松。

杨斯然扣着帽子,耳朵上带着耳机,跑着步从对面迎面过来。原野抬了下手跟他打了个招呼,杨斯然停下和他说话,叫了声:“原野哥。”

原野问他:“跑步?”

杨斯然点了点头:“是,在房间里总觉得困。”

刚开始是因为原野和他说话,所以杨斯然就跟着他的方向也慢慢走,后来话说完了也不好再调头跑回去,所以俩人也就一起走着了,这组合看着不太协调,但其实也还好。

原野问他:“听的什么?”

耳机早摘下来了,原野这么一问杨斯然把耳机递过去,问:“就是曲子,没有词,原野哥你听吗?”

他都递过来了原野也就接着,他接过来塞耳朵里,里面就是个钢琴曲,很舒缓,但是还挺好听。原野问他:“谁作的曲?”

杨斯然又放了下一首,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下,说:“我写的,不太成熟,您别笑话我就行了。”

原野对音乐是完全外行,他其实听不出什么,但是旋律听着很舒服,每首都不错。原野挺惊讶的,问他:“都是你的?”

“嗯,是。”杨斯然点点头,又浅浅笑了下说,“其实我是学音乐的。”

这原野倒是真没想到,他看了看杨斯然,之后和他说:“学音乐的你往他们这儿签什么啊?他们这儿都是拍戏的,你喜欢拍戏?”

杨斯然把衣服拉链拉到头,一直挨到下巴。他看了原野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和他说:“其实刚开始我不是很喜欢拍戏,很不自在,但后来适应了就好多了,和绍一哥搭戏让我们这种新人容易很多。”

“嗯,他带戏。跟他好好学。”原野回了句。

奇奇怪怪的一个搭配,竟然也边走边聊了好一会儿。原野回去的时候方绍一已经醒了,问他:“干什么去了?”

原野出去逛了一圈身上还是凉的,方绍一身上倒是暖乎乎,原野把手往他被里一塞,想起了上次的旧事,所以故意说:“和小年轻出去散步遛弯儿。”

上次和小年轻夜聊,让人收拾了现在还腆着脸好意思说。他这话就是挑事,方绍一也想起来了,挑眉问他:“又聊感情?谈谈人生?”

原野把手塞到方绍一和床中间,那个温度让人迷恋,他嬉皮笑脸的:“啊,和小杨聊聊感情。问问我前夫绯闻过夜小男友的感情生活,未来畅想什么的,知己知彼么。”

方绍一失笑,不跟他扯,抬起胳膊把人圈住搂了一下,原野顺势就往他身上一压。方绍一笑着问他:“碰瓷呢?我手都没使劲。”

原野就是碰瓷,方绍一刚挨上他他就直接趴了,这会儿趴那儿笑了半天,之后说:“你每次睡醒的时候身上都挺热乎的,我沾点热气儿。”

俩人加一块儿这岁数眼看着奔七十去了,但是搞起那些丝丝落落的暧昧来一点也不让劲儿,也就是现在吉小涛没在,在的话就得内心吐槽俩大老爷们儿的,搞小年轻谈恋爱那套,也不要个脸了。

这么点零碎的假期一晃而过,到了开工那会儿感觉人都待懒了。头天晚上先在会议室开了个大会,一个会开了三个多小时。方绍一的健身是不能落的,每天都有任务,之前头疼那几天瘦了点,健身指导后来还给调整了方案。原野开完会回来整理着第二天的剧本,明天现场肯定不怎么用改戏攒词,开工第一天都要个好彩头,特意挑的方绍一和一位老戏骨的戏,头一天得顺顺当当地过。

这天拍戏耿靳维还来了一趟,他春节回了趟老家,回公司之前先来他们这边看了眼。

方绍一下了戏之后天都黑了,卸完妆换了衣服和耿靳维吃了顿饭。原野去导演那儿改剧本了,也就没跟着。

吃饭的时候耿靳维说:“你们这电影投资方要改戏,导演说了没有。”

方绍一挑眉:“大改?改什么?”

耿靳维说:“想加个人加条线。你还是男一,再加个男二。不过我估计蒋导和制片能压住,不然他不能不说,这炮仗脾气摆在那儿呢,急了撂挑子不干了谁都傻逼了。”

不闹幺蛾子的投资方太少了,方绍一不怎么当回事,蒋临川的剧组还是很压得住的。方绍一说:“领东新换的这套人不太稳,但是也不会太闹,随他去吧。”

不是谁的电影都能让投资人瞎胡闹的,蒋临川的脾气容不下这个。所以他提都没提过这事,在他这儿就过不了。

吉小涛初八那天提着个大行李箱回来了,里面带了挺多吃的,都是家里给带的。给熟悉的导演制片们分了一圈,然后去敲原野的门:“编剧老师!开门送温暖了!”

编剧老师的门是影帝给开的。

吉小涛和方绍一四目相对,吉小涛心说我走了十天你俩进展到哪步了?

他这些天给谁发消息这俩人都不回他,嫌他烦。回剧组了没在房间里看见方绍一,倒是在原野屋看着了。

原野在里头喊:“送啥温暖了?拿来我看看。”

吉小涛钻进去,把一兜子肉干放原野旁边,低声问他:“编剧老师……复婚吗?”

编剧老师捡了个肉干放嘴里,说:“温暖送完就走吧,给你哥也带走,给我留一片净土。”

吉小涛一点怨言没有转头就走,边走边说:“就我闹人,我哥一点不闹人,把他留这儿吧!”

他出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