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这宿舍没法待人了, 原野那晚说什么都没在方绍一那儿住, 吃完饭就回了。

这咋住, 看着那一堆玫瑰花原野连头发丝儿都臊得慌。没干过这事儿,太难为情。他那么害臊方绍一也不可能揪着他问这花都是哪来的,俩人就是心照不宣。

晚上方绍一发短信给他:到了?

原野立刻回:到啦, 躺下了都。

方绍一说他:乱折腾,明天你还是得来。

原野咬着嘴唇回复:我不在你那儿住。

原野心想你床上有花,扎人。

方绍一也没多说, 只是说:那你早点睡, 晚安。

原野也回:晚安一哥!

他们俩一个每天兴致勃勃追人的,一个早已看透一切每天享受暧昧甜滋味儿的, 都自得其乐。原野长这么大头一回追人,追得特别有成就感。他不知道方绍一知不知道自己追的就是他, 他感觉其实还挺明显的,但是这事儿往往都当局者迷。不过反正不着急, 这么追追追的还挺有意思的,哈。

原野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问老妈:“女士, 我马上十八成年了, 我可以搞对象吧?我都快大学毕业了。”

“你要跟谁搞对象啊?”老妈林女士不太同意,“你才多大,你会搞什么对象?你别乱来。”

那时候家里哪知道原野惦记了个大小伙子,还以为他和其他这年纪的男生一样,心里有惦记的小姑娘了。原野说:“和谁搞我就不告诉你们了, 反正我不乱来,我这不算早恋了!”

老妈其实也没想多管他,这岁数的皮小子哪能管得住,随他去吧。

原野挂了电话又给方绍一打过去,现在打电话特别积极,电话一接通就喊:“一哥!看电影吗?”

方绍一问他:“什么电影?”

原野说:“看个爱情片吧!”

方绍一声音温温润润传过来:“好。”

原野最喜欢听方绍一每次的这声“好”,听了就知道这是个特别温柔的人。

看电影之前原野也没忘了去买花,买了一朵花用手指夹着,看见方绍一了往他裤子侧兜里一塞,花只露出个脑袋。原野弹了花一下,低着头说:“有个小姑娘卖花,我看她太热了就买了一朵。”

杆儿插在兜里花搭在外头,能揣住就怪了,而且这样也不好看。方绍一看着原野低着的头,笑了下,把花抽出来放手里拿着,说:“还知道带朵花。”

原野抬头看了看他,随后又低下头,小声说:“那不是……你教的么。”

这话说得就已经挺明显了,但方绍一偏不戳开那个泡泡,没去接原野的话。

原野一边暗自松了口气,一边又着急方绍一怎么就听不懂暗示,还得咋说!

电影不太好看,也可能是原野眼光太刁,总觉得男主长得不够帅气,而且故事也不够精彩。其实一个爱情片能精彩到哪里去,原野看了一半心思就不在电影上了。方绍一是个明星,这么大摇大摆出来看电影还是要被认出来的,所以平时如果去人多的地方他都会带个鸭舌帽,帽檐压得尽量低。原野侧过头去看方绍一,看他帽檐底下的侧脸。

以前这么看的时候就是单纯地觉得他帅,现在每次看他都会在心里想,这么好的人我到底什么时候能追上。

方绍一感受到他的眼神,转头看过来,用口型问他:怎么了?

原野摇摇头,冲他一笑,笑得很傻。

他们的暧昧关系开始在原野十七岁这年的夏天,像一杯青柠檬泡的甜茶。后来有一次原野在自己的书里写过这么一句话:“那个夏天我可能过完这一生都还在惦记,它太美了。有它之前我的世界是一片混沌的大陆,从它之后我有了一片永恒安宁的月光。”

十七岁喜欢上什么人都像是要拼了命。原野整颗心里就装了个方绍一,越是从前没开窍的男孩儿,闹起心事来越是汹涌澎湃。但是原野那时候也并不全是被这些冲昏头,还是很理智的。他心里始终知道自己和方绍一的距离,所以也不强求这个。如果以后真追上了那当然很好,要真的没追上,求个不遗憾就行了。用心争取过了,没实现也不后悔。

他和方绍一也是这么说的。

晚上俩人沿着学校的小湖边慢慢绕圈,原野穿着短袖,胳膊偶尔会碰上方绍一的,皮肤间短暂的接触都让人悸动。原野看着湖面,突然说:“一哥,我要是哪天说什么话吓着你了,你能不能跟我绝交啊?”

方绍一看向他,之后笑着摇头说:“你吓不着我,想说的时候说就行了。”

原野眨了下眼睛,过会儿又说:“我不知道你听完之后会给我个什么答复,但我希望它是好的。”

方绍一轻声问他:“如果不是呢?”

原野抿了下嘴唇,想了想说:“如果不是我也挺开心的,争取过就行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不是每一个过分的奢望都一定要被满足,凭什么啊。总之我争取过就很勇敢,我还挺骄傲的。”

方绍一当时看着他,眼里都是面前这个说自己勇敢的男孩儿,方绍一抬起手轻轻撸了一把原野的脑袋,从前到后那样揉了一把,之后和他说:“勇敢到什么时候都是对的。不会让你失望。”

原野点了点头,说:“希望吧……我想要的太奢侈了。”

方绍一总是想把戳破这段关系的机会留给原野,他都追了这么久,追成了该有多开心。所以方绍一当时没再说别的,再说就几乎快说透了。

这句话方绍一已经想过很多次了,每次原野冲他没心没肺地笑,方绍一心里都会有这个念头冒出来。

——你想要什么我会不给你?

原野本来都决定要把话说开了,不管结果,赶紧来个痛快的。结果还没等他准备好,方绍一突然闹出个花边新闻,原野看见都蒙了。

那时候最大的媒介还是报纸和电视,原野看着室友拿回来的那张报纸,上面挺大个版面,说方绍一和陈媛戈疑似恋爱。原野瞪着眼愣了半天,方绍一这几天没在学校,去参加了个什么晚会。报纸上的图片就是陈媛戈披着方绍一的外套,两个人看起来很亲近。

这个陈媛戈原野知道的,比方绍一大三岁,也算是世交了,陈媛戈的爸爸陈伟林和方悍是老友,方绍一和陈媛戈也从小就认识。

原野其实不太信这个,但心里还是会打鼓,会有些忐忑。这些新闻就是这样的,真真假假怎么去分辨?原野和方绍一那么亲近,连他都叫不准这个。但原野不是能憋在心里来回琢磨这事的性格,他有什么都想第一时间问问方绍一。

于是原野发了条短信过去:一哥,你恋爱了吗?

方绍一过了挺久才回了一条:我和谁恋爱?

原野说:陈媛戈。

方绍一过会儿回复问他:你觉得呢?你觉得我在和谁恋爱?

原野心说我觉得你在和我恋爱,我也不敢这么说啊。原野蹲在椅子上挠了挠头,发了条:我不知道。

这条方绍一没再回,被原野一句“不知道”给刺着心了。傻猴子说他不知道,脑子里不知道天天都装了点什么东西。

之后两天这俩人互相都没联系,也没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原野是忐忑,方绍一是等原野主动。但原野太不主动了,最后还是方绍一先发的,回去之前给原野发了条信息:追人你这么不主动还怎么追。

原野以极快的速度就回复了,看这速度得是手机一直攥在手里了:一哥你什么时候回!

方绍一问他:干什么?

原野:我想你啦!

方绍一就什么脾气都没了。他跟原野说:今晚回。

发完这条紧接着又跟了一条:表白吧。

原野都习惯了方绍一下什么指令他都照做,做完还可以含糊过去。但是今天这个做完肯定是含糊不过去了,得动真格了。

原野放下手机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他写的那些情诗,找出来好几沓,挑挑拣拣想要挑一张最好的今晚带着去。挑来挑去全都不满意,现写又慌慌张张写不出来,折腾很久,最后方绍一都快到了,原野连朵花都没来得及买。

原野说在湖边等他,方绍一放完东西去湖边找,找了两圈都没找着人。刚拿出手机想要打个电话,突然听见不远处头顶有声音:“一哥,这儿呢。”

方绍一循声看过去,顿时眉头一跳。原野坐在一棵树上,一腿盘着,一腿垂着。手里还拿了根柳条。方绍一走过去,仰头跟他说:“下来。”

原野冲他笑了下,低着头四处看了看,周围没人。原野于是说:“那你接住我。”

“我怎么接?”方绍一惊讶,之后说他,“你好好下来,摔着你。”

原野都没听他说话,方绍一话没说完他就已经冲着方绍一跳下来了,方绍一下意识伸手去接他,但是这个动作难度太高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