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原野在外面抽了根烟才回,回去轻轻关上门,去浴室又重新洗漱了一次。他尽量把声音放轻,不想影响方绍一休息。从浴室出来看了眼手机有没有消息,之前放房间充电了,没带出去。屏幕上一堆消息,原野大概看了眼就放下了。

手机放下刚一转身,突然听见方绍一问他:“上哪儿去了?”

原野没想到他醒着,小声说:“我是不给你弄醒了?我刚才睡不着出去坐会儿,你睡吧。”

窗帘挡得很严,外面的光一点都透不进来。原野看不清方绍一,屋里温度刚好,挺暖的,原野还笑了下说:“我都尽量不出声了还是吵着你了。”

方绍一说:“没,刚才就醒了,看你没在。”

原野换了衣服,摸到床上往里一钻,和方绍一说:“行了我不出动静了,睡吧一哥。”

平时他俩睡前都是自己睡自己的,谁也不挨着谁,但睡着了谁再滚到谁那边去就难说了。原野眼睛一闭刚要睡,就感觉到方绍一伸手碰了下他的手,低声问他:“上哪儿了手这么凉。”

原野一愣,这意料之外的接触让他脑子里一整条神经都有点发木,手指先于脑子就已经对这个触碰做出了反应,在他回神之前就已经抓住了方绍一的手。动作做完了原野才感觉这样的条件反射好像不太合适,他松开手,说:“刚在水边坐了会儿,挺凉快的,就是有蚊子,差点咬死我。”

方绍一又问了句:“你自己?”

“没有啊,和小程。”原野回答得非常坦然,还笑呢,“聊了会儿天,聊聊感情谈谈人生。”

方绍一“嗯”了声,声音挺低沉,淡淡扔出一句:“你俩聊感情?”

这话原野就稍微听出点滋味儿来了,他转过脸,但是屋里太黑他还是看不清方绍一。原野突然乐了,问他:“那我和谁聊?”

方绍一没接他这话,反问他:“想和人聊感情是吗?”

要放白天原野估计嘴又得开始贱,但是现在太晚了,方绍一平时拍戏就睡不好,录这个节目也得天天早起,原野不愿意用他睡觉时间聊天,于是笑了声服了软:“没有,没想聊。你快睡吧宝贝儿,几点了。”

这话听着就稍微有点敷衍的意思了,方绍一之后就没再出声。原野不想惹他,俩人现在这种和谐的状态他挺珍惜的,嘴里的尖牙都收了,消停得不行。

但出去一个多小时和年轻小男孩儿聊完感情,回来之后就“没有没想聊”,这实在刺激年过三旬老男人的神经。

原野只感觉到方绍一那边掀了被子,随后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已经被方绍一压住,整个人都被罩在一个范围里,这个范围里只有方绍一。

原野到这时候心里都没起刺儿,声音低低的,语调也挺软:“干嘛啊你……”

方绍一捏了他的下巴,鼻息喷在原野脸上,沉声问了句:“缺爱了?”

原野在黑暗中皱了皱眉。

“你想聊什么?”方绍一的手指挺用力的,捏得原野下巴疼,“我听听。”

原野皱着眉说:“我没想跟你闹,咱俩好好把节目录完。”

方绍一冷笑了声:“那你想和谁闹。”

原野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压了半天火也快到极限了。他伸手挡开方绍一掐他下巴的手,一巴掌拍开床头灯,屋里骤然亮起了光,眼睛适应了黑暗乍一见光很不舒服,原野眯了眯眼,瞪着方绍一:“你想干什么啊?”

方绍一没再跟他多说话,也不愿意再看他皱眉瞪人的表情,闭了闭眼睛,猛地低下了头。

方绍一咬住他嘴唇的时候原野脑子里迅速反应,手抬了一下想推开,最后却还是没动,任他去咬。他胸口剧烈起伏,也生气了。方绍一泄愤一样蹂躏原野的嘴,直到血的甜腥味儿在两人嘴里漫开。

原野眼睛通红,瞪着方绍一,盯了好几秒,之后“嗤”一声笑出来,脸上挂了点嘲讽,问他:“你是不是想操我啊?想操你直说,咱俩这么多年了,我也不能不让你来。”

“我看不是我缺爱,是你缺爱了吧哥哥。”原野嘴上还在说。

方绍一不想听他说话,手按住他的嘴,咬住了原野喉结。原野这张嘴是很厉害的,他有意往你心上刺的时候一句话就能把你的心戳出一百个洞,每一个都流血。

两个人的情绪都激起来了,心里都拿眼前这人没有办法,天天在眼前看着,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现在这股劲儿都被对方激了起来。

原野被方绍一捂着嘴,也消停不了,嘴一张,咬住方绍一手心里一小块肉,咬住就不松口。

方绍一被他咬得一皱眉,但还是没拿开手。另只手碰到原野裤子的时候方绍一顿了下,然后也淡淡地笑了声,他那个眼神让原野就像是被人一巴掌扇在脸上,扇得耳朵都发响。

让他在身上这么一通咬,原野再没点反应那他就不是人了。他的反应摆在方绍一面前,这让原野觉得自己很贱。他能控制大脑,但控制不了下半身。

——这可是方绍一。

原野红着眼喘着粗气,方绍一的手也让他咬出了血,原野还没松嘴。

……

一场兵荒马乱,一夜始料未及。

互相话没说一句,事儿做了不少。到最后也不记得是怎么开始的了,男人的思想败给情欲,一切都回归原始。

原野沉默着瘫在那里,脸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也不知道应该有怎么个情绪才是对的。

他嘴角扯了扯,挂了个无声的笑,骂了声“操”。

方绍一从浴室出来拿了包湿巾,原野光着脚下地去外衣兜里掏出烟点了一颗,嘴角破了的地方还有点疼。他叼着烟走过去从后面搂了一下方绍一,胳膊肘圈着方绍一脖子,烟叼在嘴上,细细的一缕烟就在方绍一眼边。原野低低地笑了声,鼻音很重声音发哑,在方绍一耳边问了句:“你凭什么啊?”

其实这话问方绍一也不应该,原野要真不想,方绍一也不会做。他要真想推,方绍一也压不住。说到头都是两个人的糊涂账。原野前胸挨着方绍一的后背,他胳膊滑下去,在方绍一胸肌上摸了一把,之后又笑了笑,摘了嘴里的烟说了句:“一哥,咱俩挺他妈混账的。”

最后这期节目,到底没能好好录完。

原野对自己从来不心软,照着方绍一咬过的地方重茬儿又狠狠来了一口,彻底把口子豁开,让创伤面大一点儿。接着又来了一口,彻底把那点地方咬烂。方绍一一抬头看见他的嘴,狠狠皱了眉,跟他说:“别他妈瞎弄。”

原野一乐:“那不然呢?怎么说?”

那天当着镜头迟星一脸暧昧地问他嘴怎么了,原野指了指方绍一:“丫给我咬的。”

迟星笑着说:“什么牙也咬不出这么大吧,原野哥你是不是溃疡了。”

原野“嗯”了声,没太在意地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时候没注意说谁坏话了,烂嘴了。”

迟星说:“那你补点维生素。”

原野笑着摇了摇头:“不补,我只想吃肉,来澳洲不吃牛肉?”

也就是当着镜头的面原野还能绷住一张笑着的脸,但凡是没了镜头的地方原野脸都是放下来的,视线冷漠地垂着,谁都看出他情绪差。

到了墨尔本原野下车问跟他们那个导演,下午有什么任务。

那导演低头看着手机,像是没听见。

这一趟这人一直这样,比他还像个嘉宾,支也支使不动,问话也问不出来。

原野皱着眉,又问了一遍:“我问你下午录什么。小弟,你是不是耳朵不好使?”

小导演抬头扫他一眼,跟他说:“该录什么到时候就通知您了,原老师。”

“原老师”仨字说得一板一眼的,故意带着某种情绪。

原野脸上没什么表情,问他:“对我有意见?看我不顺眼?”

“哪的话,”那导演说,“您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我也得敢啊。”

原野也懒得跟他多说话,没那心情跟他掰扯,只跟他说:“有意见要不你就说,要不你就好好憋着。在什么职位你就干什么活儿,现在你是个导演,专业点儿。”

对方抬头看看原野,没再吭声,原野转头就走了。

后面的两天这导演消停了不少,至少没有再表现得像个聋子。其实就是从心里没把原野当回事,来的时候就带了情绪。原野也没心情多看他,他爱什么样什么样,哪有多余的闲心关注个不相干的人。

节目的最后一个晚上,所有人一起吃了顿晚餐,还喝了点酒,搞得挺煽情的。有人问原野第一次录综艺感觉怎么样,原野当时笑着摆了摆手,没说。

这个节目已经录到最后了,今晚再过完,明天飞机飞回去,一落地他和方绍一就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果没有前两天晚上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