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63章 谈谈好吗

第63章 谈谈好吗

六点的年夜饭是舒雪鸿一直定下的规矩,既然放下了话就表示他答应褚穆在院子里过这个年了。

舒以安站在书房门口被发现了正着,褚穆忍着疼眼中带笑的朝她走过来,那一拐杖打的连转身的动作都有点僵硬,背上隐隐的发麻。

“担心我?”

舒以安不自在的低头往正堂走,脚步匆匆。“谁担心你,那么大声音我是怕外公有什么事。”

褚穆快走几步一把拉住她脚步一旋把人抵在墙上,目光紧紧的盯着她一双通红的眼睛,一只手还牢牢的垫在舒以安的脑后。

“那你哭什么?”

“谁哭了!!!”舒以安反应剧烈的猛地伸手推了他一把,两人之间一下子隔开了些距离。“你别自以为是行吗!”

舒以安虽然怀着孕但除了肚子大剩下孕妇该有的特质是一点都没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纤细的四肢巴掌大的脸,让她在夜风中格外脆弱。褚穆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敢跟她硬着顶,看着她又一次把自己扔下去的身影,窝火的揉了揉鼻子。

这他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正逢青山带人端着菜从长廊穿过,见到两个人忙低下头匆匆穿过,生怕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好歹舒家也算是江南比较有风范的大家门户,而且今年不同于往常,因为舒以安还怀着孕需要更上心的照顾,菜色自然是一点都不敢马虎的。整整十八道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菜肴,按照凉热荤素十分有讲究的围了桌上两圈。舒雪鸿见着一前一后的两人,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两个位置。

“坐吧。”

碗筷是上好的骨瓷,舒雪鸿眯着眼看了褚穆一眼,转头对着青山吩咐。“去把我搁在窖里的酒拿出来。”

“这酒有些年头了,还是我去山西参加学术会议那年人家给带的,回来一直用桃花存在窖里,平常就我一个人,也没那些兴致,今天你们一家来陪我我高兴,怎么样,跟我老人家喝一点儿?”

“好。”

这时候别说喝酒了,喝啥褚穆都乐意啊!何况老头儿特意用了你们一家这样明确表明自己态度的字眼儿,褚穆当下就挽起衬衫的袖口给老爷子斟酒表示奉陪。

桌上很多东西都是舒以安小时候就爱吃的,一锅熬了些时辰的汤特地用酒精火煨着,砂锅上的盖子被蒸汽顶的只轻声响着。过年的时候吃饭从来就不用人伺候,一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舒以安虽然心里有点郁闷,但是看到满桌子吃的顿时晴朗了很多。

终究是生活在一起两年,褚穆对于舒以安某些时候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清晰的明了她的意图。拦住她伸向汤锅的手,他淡淡的接过她拿着的碗勺,“我来。”

“你来这边家里知道?”舒雪鸿问褚穆。“年关正是忙的时候,你工作能放下?”

褚穆点点头,往舒以安那里扫了一眼神色自然。“来的很急,部里初三有外事活动,就要回去了。”其言之意就是他只有三天时间能把媳妇哄回去。

舒雪鸿沉吟了一会儿,“只怕你这也是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吧。”

褚穆刚要回答,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舒以安皱眉捂着嘴十分难受的呕了一声。拿着勺子喝汤的手一顿,随即胃里一阵翻天覆地的恶心感就涌了上来。

看着她往外跑的动作,两个人皆是一凛。舒雪鸿一愣,“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这么大反应。”

褚穆紧张神色不减,搁下杯子就跟了出去。“我去看看。”

因为还什么都没吃,就连汤也只是喝了几口,胃里空空。舒以安伏在水池旁干呕了好一阵,却什么都没吐出来,褚穆站在她身后单手把她护在怀里。

“很难受?”

舒以安用水冲了冲脸十分虚弱,感觉手脚都没了力气,一时也不想在和他纠缠个没完。只苍白着面色摇了摇头。

“我陪你去医院。”褚穆见她不说话更着急,拖过她就往外走。

“不用了。”舒以安下意识的反握住褚穆的手指,做了一个深呼吸。“可能是一天没吃东西,晚上喝的太急有点不适应。之前也这样的,我都习惯了。”

褚穆皱眉,“你之前……一直吐的这么厉害?”他无法想像她之前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居住环境里怀着孩子的情景,洗手间不算大的空间两人之间近的要命,他高高的站在她面前认真严肃的神情让舒以安表情一滞,迅速地松开了他的手偏过头去。

“妊娠反应,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异常。她洗过脸之后睫毛上还挂着很细小的水珠,随着她垂下的眼睑一动一动,红色的毛衣下他微微低头就能清晰的看到她白皙的颈子和锁骨,甚至……比起之前要圆满很多的两团绵软……

褚穆沉默着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脑中一秒钟运算几百次来克制自己的想法,眸中的光却越来越深沉。大概是觉得太不自在了,因为是被他圈在水池旁边,舒以安小心的往外动了动,“我出去了………”见褚穆一动不动,她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喂!………唔……”

褚穆扯过她来不及思考直接把人压在墙上急急的吻了下去。怕她挣扎,他一只手抓着舒以安两只手腕高高的举起,另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不让她有丝毫离开的可能。

唇齿相接的那一瞬间,舒以安被迫微微仰起头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脑中轰的一声。只感觉她一直在坚守建立的那道坚不可摧的城墙瞬间坍塌为废墟。

怕伤到她,他整个人是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俯□来,完完整整的让开她的肚子。大概有多久没碰过她了……褚穆也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她走了以后他始终都是一个人,都周围的任何女性都不感兴趣,甚至连看都懒得。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他满脑子都是她细瘦的身体被他牢牢抱在怀里轻巧呼吸的感觉,看着旁边空空的枕头,他总是想起她被自己压在身下折磨的额头尽湿的样子,她缩着身体一下一下躲着告饶的样子,她咬着嘴唇皱着眉不肯发出声音的样子……那么多她舒以安的影子快要让他承受不住,所以第二天他就匆匆收拾了行李搬回了曾经一个人住的单身公寓。他想,搬到一个没有她生活气息的地方,也许会好一点。

可是当褚穆咬住她两片柔软的唇瓣的时候,才真正明白自欺欺人这四个字真正的含义。她略显急促的气息和不断起伏的胸口,无一不让他快忍耐不住。心中对她所有的担心和思念一起迸发出来险些让他吻红了眼。不知什么时候,钳制着她的手已经松开变为抚着她的后脑,按在她肩膀上的那只也慢慢探进她腰间滑落在她一侧的绵软上力道不轻不重的揉捏起来。

舒以安被那种快要溺死的感觉折磨的快要崩溃,唇间他略带酒意的味道弥漫了她整个口腔,用一丝濒临的神智她伸出手胡乱的打在他的背上试图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混乱中,只听见他嘶的一声,猛地皱眉放开了她。

舒以安倚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你丧心病狂!”

背上被舒雪鸿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指着她圆鼓鼓的肚皮褚穆隐忍着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你谋杀亲夫。”

舒以安怒极一脚踢在他的腿上,为他,也为自己不争气的妥协。“杀了你都活该!!!”

狭小的洗手间实在不是谈话的地方,褚穆不顾她的挣扎一把把人打横抱起来穿过长廊往她的房间走去。两个人一个不安分的不停踢打,一个面色平静无动于衷的往屋里走,一旁的人都偷偷笑着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青山为难的往厢房看了一眼,“这菜都新鲜着呢,俩人………都不吃了?”

舒雪鸿笑呵呵的摆了个小凳子搁在自己旁边,“唉……到头来也是我自己一个过年,回头让厨房准备了等着入夜送进去,那小子饿不饿我不管,我孙女和重孙子可不能空肚子。”

踢开门把舒以安搁在床上,褚穆缓了缓身上的痛感,不经意间看到了她书案上一张宣纸,上面蝇头小楷带着舒以安一贯的清秀。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止,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白头吟……褚穆霎时感觉没由来的一阵心慌,床上的舒以安和他的目光同时看在一处,空旷悠远。

褚穆紧了紧手指上前低声问道,“以安,我们谈谈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白头吟的意思是爱情应该象山上的雪一般纯洁象云间月亮一样光明,听说你怀有二心所以来与你决裂,今日犹如最后的聚会明日便将分手沟头,我缓缓地移动脚步沿沟走去只觉你我宛如沟水永远各奔东西,当初我毅然离家随君远去就不象一般女孩儿凄凄啼哭,满以为嫁了个情意专一的称心郎可以相爱到老永远幸福了。

没办法最近简直迷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