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60章 寻她千度

第60章 寻她千度

,褚穆站在衣柜旁边想了想,还是多拿了几件衣服。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她,可还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恰逢随晴来他的单身公寓看他,手里拎了一大堆超市的半成品,站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嘱咐他,

“后天过三十了,你一个人天天也不开伙,这是我在家给你包的饺子,回头冻冰箱里饿了就拿出来煮煮,一会儿还得给你妹妹送过去,你们俩啊……没一个让我省心的……”把东西搁在厨房里这一抬头,隋晴才看见儿子收拾好的行李,有些愣神。

“你这是……要出差?”

褚穆拿过沙发上的大衣匆匆穿上,“不是,私事儿。”

眼看着褚穆要拿着行李走,隋晴急了。“什么私事儿非得赶着过年的时候出去啊!儿子,你别吓唬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隋晴紧张的拽住褚穆的衣角生怕他跑了似的,又开始絮叨。“你说说你,自打离了婚就搬到这儿来住,怎么劝都不回家,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冷暖,你这非要挑这个时候走……褚穆,你跟妈说实话,是不是受刺激了还没从以安那儿走出来?”隋晴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忍不住都带了点颤音。

褚穆想起褚唯愿前一阵跑到自己跟前儿说隋晴更年期的事儿,起初他还以为褚唯愿是吵架又没赢跟他瞎扯的,现在看来,多半是真的。微哂的把袖子从隋晴手里扯出来,褚穆安抚的搂了搂隋晴的肩膀。

“妈,我找到以安了。”

隋晴有点没反应过来,“找到了?这小一年都没什么音信了……”

想到昨晚那通电话,褚穆觉得自己一分钟都不愿意耽搁,拿过玄关上挂着的车钥匙,极简单的应了一声抬手开门欲走。

“您早点回去吧,今年过年我就不回家了。”

看着被关上的大门,隋晴抚了抚心口才慢慢消化过来,眉间的喜色显而易见,儿媳妇……找到了?起初她还担心褚穆因为这事儿落下什么毛病,私下里也和褚父提起过,褚父当时在书房气定神闲的练着书法,神色泰然。

“能有什么毛病,从小一帆风顺惯了,冷不丁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没缓过来罢了。让他吃了这个教训也好,省得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隋晴忧心忡忡的看着慢慢被墨汁洇开的宣纸,瞪了褚父一眼。“介绍那几个丫头他看都不看,只怕你儿子以后就没了这条路啊……”正在隋晴担心褚穆可能就这么单身一辈子的时候,他竟然跟自己说,儿媳妇找到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隋晴回去的这一路上心里都在车里念叨,要是真的能把人带回来,这个年哪怕儿子不在家也是圆满的。

褚穆上了车并没有去机场,而是径直开到了舒以安之前工作的齐腾大厦,他想找到茱丽才是最直接能够找到舒以安的方法。

她在这个城市认识的人不多,朋友更是少,除了苏楹这样的白领族能够在他褚穆眼皮底下把人悄无声息送走的,应该只有她的顶头上司颜七月了。

茱丽把车停在地库里正拿着手机像机关枪一样嗒嗒嗒的往大厦里走,还没等进旋转门,就听到身后一道低沉清越的男声。

“颜小姐。”

茱丽抬了抬眼皮有些不确定的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面前挺拔清俊的男人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

“找我?”

褚穆很浅的笑了一下,唇间意味深长。“当然,如果你叫颜七月的话。”

茱丽脑子嗡的一声,猛然想起这个男人是谁。分明是舒以安的前任老公,那个外交官先生!!!硬着头皮走上前的这几步,饶是职场上厮杀的面不改色的茱丽都忍不住心颤。

一个世廑的江北辰就够让她应付不过来的了,如今又来了一个本尊这让她该怎么招架?

时间有限,褚穆不想绕弯子,直接跟她开门见山。

“舒以安在哪儿?”

茱丽默默的在心里骂了一声靠,这么好的皮囊要不要这么直接啊……但是她答应要给舒以安保密所以就是褚穆站在她面前她也得坚守住。

风情万种的撩了撩头发,茱丽笑的那叫一个公关。“怎么一个两个都到我这儿来打听她的下落,早在半年前就辞职了。至于去了哪儿……我也不知道。”

褚穆知道她一定会给出这个答案,虽然心里早就急得不行面上也得稳住自己。偏头毫不在意的笑笑,他忽然说出了一个地址。

“这是贵公司在苏州的再加工厂,如果没猜错的话舒以安一定在那里工作。颜小姐要是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让你们老板帮我查也不是不可以,当然。”褚穆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前提是你不想失去这份工作的话。”

茱丽没想到褚穆竟然这么快的速度就查到了自己这里,美眸中满是惊讶。语气中忍不住多了些讽刺和攻击,“既然你知道这么多,又何必来我这里问她的下落。都已经离婚了还这么上心啊褚先生?那当初离婚做什么呢?”

这两句话无疑句句都足以惹怒褚穆,但是他面色平静的看着茱丽说完这番话非但没生气反而上前一步一下子低下声音。

“她凌晨两点半给我打了电话,那头很明显的再哭,我现在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么事,颜小姐,如果你不想看她出意外的话,请把地址给我。”

茱丽顿时懵了,一把抓住褚穆噼里啪啦的问。“凌晨?在哭?她到底怎么了啊?”

“所以,如果你还不想说,我就不敢保证她到底怎么了。”最后三个字被褚穆咬的可以很重,不知道是因为心里最深的恐惧还是因为此刻的焦急。

茱丽大口的呼吸了几下,迅速抢过褚穆手中的电话敲了一个地址进去。褚穆看着光标处一闪一闪的字样,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朝车里走去。

“谢谢。”

“褚先生!”茱丽心有余悸的叫住他,看着微微回头的人茱丽暗自攥紧了手。“找到她对她好一点,别再伤害她了。”

以安,原谅我告诉他你的地址吧。因为此时此刻的这个开车极速狂奔的男人,可能真的是你最需要的那个人。

而正在客运站的舒以安,对北京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全然不知。

有些事总是这么阴差阳错的让人恼火,当褚穆踏上飞往寻找她的航班时,舒以安却已经坐在了回往家乡扬州的客运车。

经过昨天那样的事,舒以安真的没办法说服自己继续留在那个房子里。再有两天就要过年了,看着慢慢亮起的天色,舒以安分外想念家人,想念高龄却也把她宠在手心里的外公。她想,幸好这茫茫人世里,她还有个依靠。

褚穆下了飞机直接换乘火车赶到苏州,天气湿冷的要命,他穿着大衣在众多春运回家过年的人中穿梭竟显得有些狼狈,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平白的交通工具,不适应且很难接受,但是为了那个离开他很久很久的人,他却沉默的没有一点声音。

按照茱丽给他的地址找到那个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四点了,正是家家准备晚饭的时刻,三楼,七十二阶台阶,褚穆每上一阶心里那种迫切感就强烈一分,看着那个小小的门牌号码他都想好了,只要她一开门,他就再也不放手了。

可是,还没等手伸出来,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

门里门外的人见到对方皆是一愣。

房东大姐看着门外这个年轻男人,用着自己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道。“你找谁啊?”

褚穆皱眉往中年女人身后看了看虽然早就着急万分,但还是极有耐心和教养对着中年女人打招呼。

“您好,我找住在这里的人,她叫舒以安。”

房东大姐恍然大悟,一拍门把手。“哦呦!你找她啊,搬走咧!”

褚穆的心狠狠往下沉了沉,“搬走了?什么时候?”

“就在今天上午,小姑娘给我打了个电话就退房啦,我还欠她一个月的房租呐!你看。”

中年女人从衣口袋掏出一个信封,上面租住票据上清秀的字体褚穆再熟悉不过了……

“可能是吓到了,说来也是倒霉催,这个小区治安一向很好的,昨天晚上出了那样的事儿也难怪那个姑娘要退房。对门吵架砸我的门啊,老大不公平的。”

褚穆眉间一凛,看着门上明显砸过的痕迹想到她带着哭音的呼吸,喉间干涩异常。

“昨天出了什么事?她受伤了吗?”

“小事情,对门夫妻吵架娘家不服气来这里找女婿报仇,结果砸错了地方,侬看看,我这里,还有楼上几家都被砸了。不过好在没什么事,没伤到人就被警察带走了。”说到这儿,房东大姐有所戒备的看了他一眼。“小伙子,你是这个姑娘的什么人?你来这里干什么的?”

褚穆现在满脑子都是舒以安一个人蜷缩在这个房子的角落给自己打电话的样子,就连手中的行李袋都在自己的恍惚中掉在了地上。

“我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