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59章 相遇好吗

第59章 相遇好吗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舒以安趁着假期的时间去医院做了孕检,看着片子里那个小小的影子这些日子被这个小家伙折磨这么久的精神才略微有了些安慰。

孕期六七个月的时候,舒以安的孕期反应才姗姗而来。孕吐加上夜里失眠,让她大部分时间看上去特别疲倦,吃什么吐什么,没有足够的营养能量来补充,不过几天的时间人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给热手宝充了电,有的时候趁着午休舒以安才能将将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有生过孩子的女同事安慰她,“挺过这一段儿就好了,我那时候也是,吐的昏天暗地什么也不想吃,半夜里常常腿肚转筋哭着醒过来,我老公就在一旁帮我揉,我醒着他就一直陪着,往往折腾到天亮才能睡着……那段日子啊……真是……”

一旁的人察觉到舒以安的情绪不对,赶紧咳嗽提醒她闭嘴。这一咳嗽,女同事才想起来舒以安是单身,忙摆了摆手找个由头下楼吃饭了。只留下舒以安一个人看着鼓鼓的肚皮鼻间酸涩。

变故发生在一天晚上。

舒以安居住的单元楼里有一对儿男女不知为了什么忽然吵了起来,就住在她对面。正值晚上十一点的时间,争吵声很强烈,夹杂着辱骂和摔东西破裂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隐约中还有男人的叫骂和女人的哭闹。舒以安被吵得忽然从梦中惊醒,接着就是胃里一阵又一阵的翻涌。

舒以安蜷缩在卫生间的地砖上,眼中因为呕吐难受蓄满了泪水,一点儿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因为孕期本就脆弱的心脏也被隔壁的吵架惊的跳动剧烈。勉强碰了碰自己赤着的双脚,一片冰凉。舒以安紧了紧身上的睡衣,孤独的身影在空旷的房间显得格外无助,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自己是真的要垮掉了。

才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楼道里变的嘈杂异常,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砸门声。依稀还能听到三四个男人浓重的方言,舒以安扶着腰看着被砸的发出尖刺声音的大门,忽的惊恐起来。

一个怀着孕的独身女人,在深夜遭到了一群陌生男人的砸门,期间还能听到类似棍棒的闷响。这让原本精神几近崩溃的舒以安快要承受不住,下意识的跑到屋里拿起手机报警。

还没等拨出去,就有警车鸣笛而来。不止舒以安,整个一个单元楼都被这样的砸门声吵醒,原来是那对儿吵架的夫妻其中一人回了娘家诉苦,娘家的几个哥哥一时没忍住心性才抄了家伙来小区捣乱,原本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个男人,没想到惊动了警察。几个哥哥和那对吵架的男女都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带走了,社区的管理人员也和受到严重惊吓的居民道了歉。

等一切终归于平静,舒以安看着被自己用两把椅子死死堵着的门,再也忍不住的抱着自己哭出声来。

在这个深夜,在这个自己被孩子和陌生人折磨的精神崩溃的深夜,她忽然分外想念一个人,在被砸门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喊出那个名字的人。

手机通讯录里,褚穆两个字在黑暗中格外明亮清晰。舒以安怔怔的看着,霎时想起自己之前的某一天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样子。

那是晚上的新闻档,她窝在沙发里一下一下的按着遥控器企图找到一个能快速催眠自己的节目,正播着,却一下子被一个身影止住了动作。电视里的画面上男人跟在一个外国元首的身后,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偶尔他会上前和那个外国人轻声交谈,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从外国元首的充满笑意赞赏的脸上也不难得知。屏幕下方的字幕,赫然是某国出访在华的外交活动。

虽然只有几秒钟,舒以安却被那一幅画面震的忘记了所有的动作,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精致严谨,眉眼间的神色一如多年前自己遇到他时的温和倨傲。将近半年的时光啊……舒以安有些出神的望着早已转换的电视,心中一片蓦然。

她不得不悲哀的承认,再见到他时,哪怕他一个音容相貌都足以让她伤筋动骨。也是从一晚开始,像是魔咒一样的,舒以安开始了为期漫漫的妊娠反应。实在难受的时候,她也会伸手戳戳肚子,有些不满的问小家伙,你这是再向我抗议吗?

都说凌晨是一个人情感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舒以安摸着慢慢平静下来的心跳有些惴惴的想,她只打这一次,只听听他的声音就好。因为舒以安实在是,撑不住了。

几乎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按出了那个绿色小小的话筒,原本平复下来的心境又开始随着漫长的盲音揪了起来,每一次的滴声,都代表着她最大的勇气和最真实的脆弱。

一声,两声,三声……

褚穆微微皱眉看着屏幕上那串陌生的号码,起身往包厢外走。一旁的人忙伸手拦住他。

“别接了肯定打错了,都这个点儿谁能找你啊。”

震动声一遍一遍的在手心中颤着,好像一直颤到了心里去。忽略掉拦他的人,褚穆直接走到外面的隔音长廊上。

“喂?”

舒以安拿着手机的手指骤然捏紧了,五根手指的指尖都有些发白。听到电话那头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另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嘴,生怕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

听着电话那头很细微的呼吸声,褚穆脚步一顿。心就像不受控制的往下沉了沉,他很慢很慢的深吸一口气,生怕惊动了那边的人一般试探的问了一声。

“以安?”

这一声以安,瞬间击溃了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原本被抑制在喉咙间的哭噎几乎如溃堤之水般逃蹿出来。这一秒钟,舒以安一下子懂得肖克临行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他带给你的那种感觉,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给你的。

褚穆带给舒以安的安全感,无人替代。哪怕他们已经分开哪怕相隔千里,可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她心里所有的恐慌和畏惧都会消失不见。

原本在褚穆心中只是怀疑的猜测在她如小猫一样的呜咽中得到了确定,迅速的拿开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和号码,他刚想开口,周致涵忽然袅袅的站在褚穆身后,声音不大不小。

“怎么还不进来啊?在等你呢!”

透过沙沙电波传来的女声清脆好听,舒以安睁大了眼睛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猛地按了电话。把即将说出口的话狠狠地咽了回去……她想说,褚穆,我好想你;她想说,褚穆,我一个人带着宝宝真的好辛苦,快要撑不住了呢;她想说,褚穆,我过的一点也不好,哪怕我对所有人都说我很好,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很糟糕。

她那么多那么多藏在心底里不能示人的脆弱险些在刚才那一秒呼之欲出,可他却在凌晨的时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听到另一个女人对他娇嗔的呼唤……

把手机关掉扔的远远的,舒以安蜷在被子里有些恍惚的想,他好像过的真的很好,应该是自己贸然的打扰给他造成了困扰吧……

听着被挂断的盲音,褚穆闭上眼背着周致涵无声的爆了一句粗。

“别打断别人的电话是最基本的礼仪你不懂?”

周致涵没想到只不过叫他一声他反应竟然这么大,也有点尴尬。脸上十分挂不住,“他们都在等你……毕竟庆祝你高升,不至于这么生气吧,什么重要的电话吗?”

褚穆语气神色皆是不太好,冷冷的丢下一句“很重要”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周致涵气愤的跺了跺脚紧跟出去,

“褚穆,你有点良心行吗?好歹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你还特地从英国回来庆祝啊!”

褚穆脚步未停的径直走到车前,单手扶着车门声音清明。

“那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有妻子,对于你我不敢兴趣也没有任何想法和期待。算是很清楚了吗?”

周致涵虽然对褚穆很上心,但好歹也是快要三十岁的女人,脸上面子远比爱情重要的多,如今被他这么直白的否认也是气的不行,

“你们离婚了,我有机会,我们应该公平竞争。”

褚穆冷笑,坐进车里拧开钥匙。“别拿你国外上学那一套来对付我,私下里去我家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你不想看着褚家和周家翻脸的话,还是早点找个人嫁了,别在我这多费时间。”

有些人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任凭你在他身后等了多久,期待了多久,他都不可能属于你。周致涵强忍住情绪深呼了两口气,只不过一个电话而已……他就这么恼怒吗?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灯,她眼底落寞,心中那些自信满满的气势也顿时如山倒般坍塌。

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一只手反复的按照那个号码拨回去,不出意外的是关机。褚穆烦躁的把油门踩的狠了些毫无目的在街上瞎转,原本他出公差回来一伙人借着他升职的名头瞎闹,不成想周致涵也跟了来,还他/妈真是!!

想到电话里那道气息微弱压抑的呜咽,褚穆说成是心急如焚也不为过。他也根本不知道她正在哪里经历着什么,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让他暴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