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56章 虐虐褚渣

第56章 虐虐褚渣

那晚在山顶吹了一夜的冷风,第二天褚穆强打着精神把车开回来的时候直接就烧昏了过去。还是褚唯愿来家里看他才发现。当时人就被送到了医院急诊,因为酒精的作用加上胸口处的刀伤感染,十天连轴转没休息过的身体让褚穆终于是撑不住了,褚唯愿看着床上躺着的哥哥,哭的鼻子都红了。

纪珩东,战骋,江北辰知道了都先后来医院看望,在他们几个的印象里一贯强势无所不能的褚穆是不可能出现在医院里的,可是如今亲眼见到,却又都哑口无言了。

“怎么能把自己弄成这样啊?到底怎么了?”战骋是个急性子,刚参加训练回来对于褚穆近期发生的事儿都浑然不知,抓着纪珩东不放。

褚唯愿抽噎着抱着腿一抖一抖的,“我哥……我哥和……和嫂子……离,离婚了。”

“什么?!”

战骋微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时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离……离婚了?!“那,舒妹妹在哪呢?”

“不知道……”

一众发小都忧心忡忡的看着正在输液的人,心里感慨万千。

隋晴和褚父从国外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听说了儿子儿媳已经办完手续离婚的事儿,隋晴差点没在机场蹶过去。到了病房看着儿子颓败的样子,她心里是又疼又气。

“你活该你!好好一个媳妇说没就没了,褚穆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主意这么正啊!”

“好了好了,隋晴!”褚父叹了一口气及时制止住她接下来的话,指了指门外,“你去问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我有话跟他说。”

隋晴不满意的伸手又点了点褚穆的输液瓶才愤愤的出了门。

到底是一家之长,褚父终究是看不下去褚穆这副德行,把杯子重重的掷在面前的矮几上威严十足。“事儿都已经发生了,别像个女人一样唧唧歪歪的!还把自己弄到了病床上,像什么话!”

褚穆抬眼看着褚父,极短的冷笑了一声。“还真是我不孝顺,耽误您了。”

褚父也不生气,缓了缓语气接着劝这个自己从小就有些亏欠的儿子。“终究是你小子自己做的孽,现在这么躺着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部里那边你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以前不催你是想着以安住着院,你欠着的债要还。现在人都已经走了,你也快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毕竟,这个机会不是谁都能有的。”

“你妈那里我去劝,时间长了她也就不念叨了。以安那里……该放下就放下吧。”

该放下就放下吧,褚父这几个字让褚穆那几天住院的时候一直都反复的想,放下?谈何容易啊……不过,他倒是把褚父说的话真的听进去了几分。在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出院重新上班了。

半个月没去的地方,如今的姿态自然是要铩羽而归的,手段狠辣的处理了几桩外事,他褚穆的名声一下子在京城鹊起。

今儿晚上,江北辰设了个局庆祝褚穆出院,他刚从一个媒体见面会上下来穿的十分正式。一进包厢就忍不住皱起了眉。有家室的都带着媳妇,没家室的都带着最新款的女朋友,一屋子男男女女好不热闹。

纪珩东故意揽着他往屋里推,叼着烟卷大声嚷嚷,“进来进来!!为了庆祝你单身快乐这有事儿的没事儿的可都到齐了啊!”

褚穆波澜不惊的进屋脱了外套,眯着眼也从烟盒里咬出一颗烟。“那我是不是感谢你啊?”

纪珩东心虚的哼哼哈哈岔开话题,忙招呼一屋子人喝酒。太长时间没参加过这样的局子了,褚穆倒是也没多不适应,看着正在拼酒的几个人,只是那种自己单身时的感觉怎么也找不到。待了不过两个小时就找了借口回家。

入夜,湖苑别墅的二楼一片灯火通明,褚穆站在阳台上手指间已然夹了一颗快要燃尽的烟。

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每天强迫着自己睡着感觉明明睡了很久,翻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时间才过了十几分钟。有几次正在睡着的时候会忽然惊醒,褚穆大口喘着气坐起来,看到床侧空无一人的痕迹,之后就是长久的静默。

枕头的位置没变,床头放着的台灯和她惯看的书也都没动过,可是原本应该躺在那里的人,却不见了。

今天这一次惊醒,他都数不清是第多少回了。

从舒以安走的那一天到现在,算来也有一个月了,这三十几天,褚穆很窝囊的承认他几乎是,夜夜失眠。尤其是发现书房上压着的那一打东西尤甚。

他留给她的所有财产转让协议,他的车钥匙,房门钥匙,信用卡,包括隋晴给她带上的那只镯子。全都分毫不差的搁在了他的书桌上,褚穆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放在上面的,只要他闭上眼或者有一分钟的时间闲下来,他就会忍不住的想她在哪,做什么?有没有一处能够给她遮风避雨的地方,如果她受了欺负会不会给人知道。

时间每流逝一份,这种思虑就会在褚穆心里加重一分,这让他觉得自己快要患上了什么精神疾病。

后来他也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可是不出意外的都是关机。好像自从那天离婚之后,舒以安这个人,人间蒸发了。

————————————————————————————————————————

此时此刻,远在苏州一栋公寓里的舒以安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冷战。

陪在她身边的苏楹回头看了她一眼,又往床头上的瓷杯里续了些热水。“怎么了?不舒服?”

舒以安裹了裹身上的被子,只留出一双眼睛。瓮声瓮气的摇摇头,“没有,可能下半夜凉吧。你来陪我这么久,公司那边能同意吗?”

苏楹无所谓的晃了晃头,神秘兮兮。“肖克那人你还不知道吗?我说了你舒以安三个字,他就二话不说的给了假期,算算时间。”苏楹抓过一旁的日历仔细划了几笔,“唔……还真是没剩几天了。”

拿过一旁的打火机和烟灰缸,苏楹打算去外面的阳台上的抽支烟缓缓写计划书的压力。嘴里叨叨个不停。“离婚就离了呗,怎么还挑了这么个地方来疗养啊。人生地不熟的活的多不仗义啊!你说说这是你家大神不知道你肚子里还有孩子,要是知道了……”苏楹美目微微上挑,故意颤抖了一下。“我想都不敢想。”

舒以安被苏楹的表情逗笑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纠正她,“有毛病啊你……他不是我家大神……是你家的好吗?再重申一遍,他、是、我、前、夫!”

苏楹呦呵一声几步爬到床上去,捏住舒以安的小脸掐来掐去。“舒咩咩你出息了啊!现在都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叫前夫了?最开始我来的那几天,就你脸上那个德行……知道的你是离了婚做弃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死了老公做寡妇呢!”

舒以安自从怀了孕之后就变得十分迷信,特别忌讳死这样不吉利的字眼,拿过一旁的抱枕就打她。“不许说不许说!咒谁呢你!”

苏楹笑嘻嘻的抓住她的手指头忽然沉下表情,“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是放不下他?”

舒以安表情一滞,随即倒头欲睡。

苏楹笑呵呵的在一旁扔了烟,盘腿打算好好教育舒以安一回。“别装睡啊,我是过来人,什么事儿我没见过。你这个……典型的逞强嘴硬心软症。”

“你爱他,可是又不能接受他对你说的话做的那些事儿,尤其是你看到自己流血住院的惨状时,更不能说服自己继续和他在一起,你总觉得那是对自己的委屈。所以你想离开他,不管任何方式的,只要你能离开这个叫褚穆的人,离开他带给你所有的影响你就愿意。其实以安,你这是自欺欺人。”

“现在你离开了,换了手机号码,换了居住地址,一个人当着单亲妈妈,可是宝贝,你觉得你有一丝好过吗?你敢说你能心无旁骛的做这样一个母亲吗?”

毕竟,每天晚上和她一起睡的时候,苏楹能够清楚听到她在睡梦中的梦呓以及她眼角流出来的泪水。

舒以安背对着苏楹的姿势没变,好半天才坐起身体。“你说的对,但是苏楹,至少我这里,很平静。”她一只素白的手抚在自己的胸口处,语气淡然。

“我不能一辈子都凭借爱情生存,我得试着找到另一种出口,我离开他,这就是迈出独立的第一步。”

“而你说的我对他的感情,和这个是两码事。”

苏楹沉吟了一会,拍拍舒以安的头若有所思。“嗯,果然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还是那个很软弱很善良的舒以安,不过……好像更勇敢了。”

看着玻璃窗外深蓝色的夜幕,舒以安慢慢把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轻声呢喃,宝宝,妈妈所有的勇敢和坚强都是为了你啊。所以你要平安喜乐的长大,长大以后,妈妈告诉你你究竟有一个多优秀的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想知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