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41章 土豆土豆

第41章 土豆土豆

按照设定,本该是新娘由父亲或者是家里长辈从入口的红毯处一直把人亲手送到礼台上候着的新郎那里,但是因为舒以安是一个人,这个环节就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人一起走到礼台上。

谁知刚下了车,隋晴和褚父就急急的从大堂里走了出来。隋晴还面带着些许喜色点了点两个人挽着的手,“你呦!怎么这么大的事儿也不提前告诉我跟你爸一声,倒是显得我们怠慢了。”

褚穆和舒以安对看一眼,眼中都带着明显的疑惑。“什么事儿瞒着您了?”

褚父清咳一声,威严十足。“舒老要来你这丫头告诉我们好让人接来就是了,怎么能让他自己过来。”

“舒……舒老?”舒以安有点懵的重复了一句。她第一反应是自己的爸爸,可是不对啊……,褚穆见着舒以安也一副迷茫的样子,抬头朝大堂入口看去。

只见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穿着身淡白色的盘扣衫,手里住着雕着翅花的楠木拐杖在一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朝着这边笑的温和慈祥。舒以安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外公!!”

舒雪鸿在管家青山的搀扶下缓步走来,目光先是淡淡的打量了褚穆一眼,随即移到褚父和隋晴的身上。略微摆了摆手,“你们二位别怪孩子,事先我是说不来的,但是年岁大了总归放心不下这个小孙女,还望你们别见笑。”

饶是褚父这么个位置的人见到舒雪鸿都放□段做了小辈,“哪里的话,您老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只是以安这丫头瞒得紧,连我们都不知道她是您的孙女。”

隋晴偏头看向褚穆,“褚穆,怎么不叫人?”

褚穆看到舒雪鸿的那一刻起就猜到了□□分,虽然从来没见到过,但是从褚父的态度里褚穆隐隐感觉到老人身份的不凡。轻轻放下手臂扣紧了西装扣子,褚穆对老人微微低头致意。“您好,外公。”

舒雪鸿的目光重新放到这个站在自己孙女身旁的年轻人身上,心里默默的想倒还真是像了那句衣冠得体君子如玉的那句话。老人抬手拍了拍褚穆的肩膀轻轻应道,“小伙子,今天可是大日子,不介意我来吧。”

褚穆礼貌的笑了笑,“是我礼数不周,理应在婚礼前去看您的,还请您别怪罪才好。”

舒雪鸿哈哈笑了笑看着傻站在一旁的舒以安,怜爱的摸了摸小姑娘的脸。“怎么?看见外公来了傻了?不高兴?”

舒以安还没从见到外公的震惊里缓过来,傻傻的看着老人眼睛里忍不住蓄满了泪水。她没想到在这样的日子里外公会突然出现给自己这样大一个惊喜,原本以为一个人出嫁的感觉会没那么难过,直到下车前褚穆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的问,准备好了吗?她才知道原来那种孤身一人的感觉是多么糟糕,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任何期盼的婚礼是多么难熬。

到底是小姑娘,带着花冠的头垂下,慢慢红了眼眶,“我以为……我以为您不会来的……”

舒雪鸿见着穿一身婚纱的孙女,也是心中感慨万分,“一辈子一次的婚礼,怎么能不来呢?”

既然女方中有了长辈,就不再需要俩人共同走红毯这个环节了,隋晴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忙招呼着仪式开始。

铺满了红玫瑰的地摊长达十米,舒以安挽着舒雪鸿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地下的宾客就悄声议论。

“听说,这新娘子也是背景不浅呐。”

“怎么?也是京里的?不是说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吗?”

“哎。”有知晓的人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比这个可厉害,那老爷子叫舒雪鸿,听说是那当年九三学社的头届社员,是个著名的国学大师,正八经儿的文化人。那时候还是北平大学的学生呢。”九三学社,四十年代的前身是民主科学座谈会,那个年代的舒雪鸿意气风发博学多识,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也是名动北平的高级知识份子,写了很多很多登报的文章,字字搁在但年都能引发热潮。

其实,舒雪鸿在舒以安离开扬州的半个月,这心里都是空落落的。一日他抽出时间去后山看看故去的儿子儿媳,忽然发现墓碑前搁置了很多很多白菊花,他就知道,这是舒以安来看过自己的爸妈了。老人盯着碑上俩人黑白的照片,心里十分难受。不禁倚在墓旁老泪纵横。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

原本打算在扬州养老终此一生,为了过去新中国忙碌了半辈子的老人在退居之后就曾下过这样的决心。每天养花种草,修身养性,可是到了舒以安结婚的前一日,老人忽然翻箱倒柜的找出个物件儿说什么都要管家订了去北京的机票。难为八十几岁的老骨头,忍受着高血压身体不适的痛苦,硬是撑了四个小时来到了这个多年不曾来过的城市。

褚家的夫妻见到老人的时候也是一愣,没明白他究竟是何人怎么出现在了婚礼的现场,还是舒雪鸿身边的管家拿出了证明老人身份的证件,笑着解释。“这位老先生也算是娘家的人,舒以安的外公。”

褚父和隋晴这才反应过来,忙把老人请到会客室去坐。心情说成是惊讶也不为过。没想到来自江南的舒以安竟然还有这样的家世。舒雪鸿宽厚的示意夫妇俩也一起坐,让青山拿出一直从扬州带过来的一个锦盒。

盒子四尺见方,周身用的是著名的蜀绣,开关处的接口是用一块红宝石镶嵌而成的。只消一眼,就能知道是个价值连城的物件儿。

“丫头嫁过来,她爸妈去得早,留下我老头也没准备什么,这个,就算是给她的陪嫁吧。”

褚父和隋晴当下就表示不能收。“孩子嫁过来本就属于委屈,哪里还拘得下这些礼数。”

舒雪鸿也不顾夫妇俩的推辞,直接打开了那个锦盒。是一只通身白玉的细羊毫,笔身上还清清楚楚的刻着年月,1949年10月。“这一辈子没攒下什么,这个还是我的老师当年送给我的,玉的成色到也还算是不错,你们也别忙着拒绝我,这个东西我给的是有原因的。”

舒雪鸿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我们以安也是从小教习规矩礼数长大的,论学问才情老朽敢说是配得上你们褚家的,我越来越老也经不住什么大风浪啦,这个只当是你们夫妇俩给我的一个承诺,我舒家的人在你们这里,定是会安然无恙。”

褚父郑重的接过舒雪鸿递过来的盒子,严肃的对老人保证。“您放心,我们褚家保证不辜负以安。”

老人握着舒以安的手站在台上还是永远挺直了脊背不卑不亢的样子,婚礼进行曲快结束的时候,老人才颤颤巍巍一脸不舍的把孙女交到褚穆的手里。之后的仪式显然就是万卷不离其宗,交换婚戒之后两人彼此清晰坚定的说出我愿意之后,证婚人正式宣布两人,结为夫妇。

褚穆轻轻拨开舒以安额前柔软的头发,将吻印在她的额头上。

舒雪鸿笑意盈盈的看着俩人,起身离去。褚穆望着老人的背影,想起刚刚他趁着舒以安去换衣服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她告诉我自己要结婚的时候很平静,我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认识的,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喜欢你,我的孙女我了解。”

“可是小子她作为你的妻子,你一定将来要比我这个做外公的更了解她。我和她爹妈辛辛苦苦小心翼翼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宝贝,你可得也珍惜啊。”

褚穆也记得他给老人的承诺,他挺拔的站在舒雪鸿的对面,眼中坚定朗声应下。“言忠信,行笃敬。我明白您的意思,放心。”

舒雪鸿很少遇到过如褚穆这么聪明的人,只要自己稍稍点通他就能猜到自己的意思,老人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忙,等有机会带着她回来看我。”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就明白了,这个曾经经历无数的老人,承认了舒家的女婿。

因为舒雪鸿的到来,舒以安一整天都是晴朗的。晚上她和褚穆一起送老人到车上,看着渐渐远去的影子,舒以安忽然仰头对褚穆说了一句话。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褚穆一愣,“什么?”

“外公告诉我的,”夜光下,舒以安笑的像一朵花,“我嫁给你啦,就要和你和你的家庭和睦相处,你放心吧,我会做一个很好很好的妻子的。”

褚穆失笑,一把拉过舒以安的手往车里走。

“去哪啊?”

“不是说做妻子吗?当然回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明白我说的匹配是啥意思了吗??哈哈哈,怎么可能让舒小姐那么可怜的就嫁人呢,娘家人撑腰什么的最酷炫了。

另外你们最想看的俩人为啥结婚那一段我会在后来写,你们先别急。

每次你们在底下嘶吼狂叫着让我虐的时候,我都不敢接茬,现在老娘也能掐腰看着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说虐虐虐啦!!!预计很快剧情就变了,还轻姑娘们准备纸抽,马勺,安全帽等一系列稳定情绪的必备物品。

其实你们想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