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35章 爱你们呦

第35章 爱你们呦

舒以安垂下头目光东瞟西瞟的就是不肯承认,两根手指头都快拧巴到一起了。

褚穆把车靠在路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每次都是我把别人逼的一再退让,舒以安,能让我沉不住的你倒是第一个。”

舒以安就像是个小虾米,声音愈发的小了下来。“那你回来,怎么不早一点跟我说呢?”

褚穆气急败坏的“嘶”了一声,伸手去捏舒以安柔软的耳垂。“你也没问过我啊,再说了我刚回来你就出了那档子事儿,接着就带你去山上看病,哪来得及啊。而且我在家呆了这么多天你就没感觉到?”

舒以安一下一下的戳在玻璃上,咬着下唇底气十分不足,“上次问了你就说我是急着给别人腾地方……我哪敢再提。”

这么一说,褚穆才想起来上回自己回来俩人因为这个由头拌嘴的事儿,那天也是他心情不好,加上肖克送她出来那档子事儿可能说话说的重了,没想到给这只小绵羊留下了阴影。

现在哄好她,才是最正经的。但是对付这样的舒以安褚穆的政策就是不能呛茬,只能顺毛来。采取温情手段把软话一说,舒以安心里那种愧疚感啊道德感啊什么巴拉巴拉的全都涌上来了。

褚穆做出一副沉痛状,语气异常低沉。“是我不对,我不该跟你发脾气。你从柏林走了之后我才知道你腿上的伤,但是那个时候你情绪又不好我也脱不开身,想着干脆等着调职报告批下来彻底不走了再和你解释。”

“我不是因为你的腿伤才回来的,调职这个想法从上次回去就有了,只是一直拖着。回德国以后我总想着你一个人在医院里的样子,以前是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一直放你一个人在这边也是我的失职。”褚穆看着一直不做声的女人,发出最后的杀手锏,“对不起。”

果然,舒以安表示自己十分大度理解的摇了摇头,“不怪你,我也有不对。”夜晚不断有车打着大灯从他们身旁开过去,舒以安背后的一幢大厦里闪耀着星星点点的霓虹,衬着舒以安的脸说不出的柔软。“你回来……我还是很开心的。”我还是很开心的,你没有丢下我甚至选择放弃我。

褚穆也没想到舒以安在这场感情里她竟然把自己放到了如此低的位置,喉间几不可查的动了动。“以后,我尽量抽时间陪你。”

两人回了家,舒以安换上衣服打算扯出垫子来做两组瑜伽。虽然说舞蹈不能再跳,但是由于之前的复健和多年来养下的习惯,她还是保持着每天做拉伸的方式来锻炼自己。褚穆洗完澡出来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眼光却总是瞟向在阳台伸胳膊伸腿的人儿。

随着她向上拉伸的动作,舒以安原本就不堪一握的腰就这么露出了一大截,褚穆装作看不见的抓起杯喝了一口水,脑子里却还是想着刚才她平坦柔韧的身体。男人嘛,在晚上看着一个自己有念头的女人啥也不做本来就够考验意志力了,何况她还一脸懵懂自顾自的做出在褚穆眼里这么……诱人……的动作。

妈的,不忍了!褚穆心不在焉的换了几个台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几步就从客厅中央跨到阳台,正赶上舒以安平躺在垫子上慢慢恢复呼吸,褚穆双手撑在她耳边以俯卧撑的姿势整个人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呼吸落在她耳边,舒以安眼睛忽的惊恐的睁大了,

“你干嘛?”

褚穆的眸光盯着她不断起伏的胸口是神色越来越深沉,“到点了,睡觉吧。”

舒以安被他盯得的不自在,饶是在装傻也不会不明白他想干什么。有些羞涩的偏过头去,“我还没洗澡……”褚穆把人直接往楼上抱,言简意赅,“先做了,再洗。”

结果就是舒以安被他毫不守信的扔在床上折磨了一遍又一边,哪里还能洗澡呢?可舒以安不知道的是,褚穆这个人对于任何人或者事都有着近乎变态的精神洁癖。能让他这么没底线的,她舒以安,是第一个。

第二天因为要去入职报道,舒小姐早早的就忍着酸疼的身体起床收拾自己,还要腾出半个小时给睡的正好的某人做早餐。

舒以安这做饭的手艺,还是和褚穆结了婚之后慢慢练的。只因为他说不喜欢出去吃,所以舒以安在第一年里起初的几个月就苦练厨艺,在公司和苏楹这个常年独居的生活小能手交流经验,回了大院儿就和家里的阿姨学手艺,听着隋晴教自己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曾经有一天晚上,褚穆自己拿了钥匙开门回来就听见厨房里噼里啪啦的响声,刚换好鞋还没来得及往屋里走,舒以安就传来一声极为恐慌的尖叫。

褚穆脑中嗡的一声来不及多想就跑到厨房里,之见舒小姐身上系着条米色的围裙拿着锅铲远远的站在灶台边,手背上一大片红肿。锅里滚烫的热油夹着吱啦的声音几块排骨已然变焦。

褚穆手快的关了火,皱眉拉着舒以安到水龙头下面冲水,水泡不大不小的刚好三个。他从那以后的几天,他几乎是天天带着做饭废能的舒以安在外头吃。

可能是被褚穆的行为严重打击到了,舒以安做饭的本事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倒也是勤学苦练突飞猛进,不知道糟蹋了多少食物败坏了多少只锅,等三个月后挑剔的某人再回家时,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几道菜,竟然能淡淡的点头表示味道不错。

温好了牛奶搁在餐桌上,煎蛋培根规规矩矩的码好搁在盘子里,就连吐司都是切了边的。舒以安匆匆跑上楼拿包,看着还在熟睡的褚穆忍不住气呼呼的伸脚踢了踢他。

“唔……”褚穆翻了个身目光因为刚醒有点涣散,“你穿的这么利索去哪?”

舒以安就知道这厮是把自己上班的事情给忘了,“我去上班啊,早餐做好了放在楼下桌上,你记得吃哦。”

褚穆懒懒的应了一声,抬眼问,“你吃过早饭了吗?”舒以安被他这么一问才反应过来,光顾着做他的那一份了连自己没吃饭都给忘了。“我给忘了……”

褚穆就知道她会这样,拧过头被子松松的搭在他腰间,背上的曲线在阳光下十分性感,声音在这个清晨里显得沙哑好听,“你去吃了吧,我不饿。”

舒以安把梳妆台上的钥匙镜子唇膏一股脑的划拉进包里,怕他来不及又伸脚踢了他几下,“七点了你别睡过头,我在路上随便买点什么就行啦,我走了。”

听着乒乒乓乓的声响和窗外车子启动的声音,褚穆睁着眼想了一会儿忽然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舒以安……这三个字带着无限的缱卷被褚穆默默的在心里过了一遍。

——————————————————————————————————

新公司离湖苑别墅有将近半个小时的车程,加上堵车,舒以安紧赶慢赶的终于在上班前的两分钟到达了办公所在层。茱丽一早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拿着她的人事档案等着,见她来了有些不悦的抬手看了看表。

“差一分钟迟到,舒小姐,你时间观念掌握的很精准啊。”

舒以安自知是自己不礼貌了,第一天入职理应提早一点的。忙对茱丽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路上实在是太堵了。”

茱丽踩着高跟鞋一面气势十足的带着她往翻译组走,一面嘱咐交代她注意事项。“翻译组算上你一共六个人,我记得你档案上负责的是文案翻译,那从今天起你还是负责合同译本,我们这里和安雅尔不同,不需要手译,除非特别的我会交代秘书告诉你。工资待遇也和合同里说的一样,希望你能在这个新职位上认真工作。”

舒以安亦步亦趋的跟着茱丽身后,态度不卑不亢。“好的,我会的。”

“对了。”茱丽忽然停下脚步,微微倾身小声问了她一个私人问题。“你结婚了吗?有生孩子的打算吗?”

舒以安知道这样的问题在外企来说丝毫不算过分,有不少企业都是聘用未婚或者不打算要孩子的青年人,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冲劲和时间。但是舒以安并不打算隐瞒,毕竟坦诚才是对待一份工作的长久之计。

“我结婚了,至于孩子……”舒以安默默的回想了一下褚先生近期的夜间行为,脸色微微尴尬。“顺其自然吧,但是我没有不要宝宝的打算。”

茱丽看着舒以安年轻的脸小小的惊讶了一把,“你看起来很年轻啊,简历上说你才二十四岁,这么快就结婚了?”舒以安顿时叫喵喵咪了,心想着我二十二岁就结婚了好不好……

“也没关系。”茱丽抿了抿唇,“我们公司的老板不同于其他外企,她也是中国人并且做了妈妈的,就算你将来要休孕期也是会给的。在待遇这方面女同事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前面就是翻译组的办公室了,我们进去。”

开场白不外乎跟由茱丽带着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请大家多多关照,简单彼此认识一下。组里年岁大一点的组长已经40多岁了,家里还有一位高考生,是一位看起来特别严谨认真的姐姐。剩下两位都是有几年工作经验的白骨精,一个叫周慧,比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