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34章 摩西摩西

第34章 摩西摩西

褚父和隋晴闻言也是一愣,“你没把这事儿告诉以安?”

褚穆淡定自若的把筷子捡起来递给阿姨示意她去换一双,伸手摸了摸一脸懵懂的舒以安。“还没来得及,这不现在就知道了吗。”

隋晴两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嗨!你说说这是哪儿的话?我跟你爸还以为以安知道呢,这下好了,看给我儿媳妇吓的。”

“惊讶吗?”褚穆半带着戏谑的看着面前的人,笑纹浅浅。

“有一点。”舒以安认真的点点头,想说哪里是是惊讶,这分明是惊吓好吗?不,是惊喜。她还记得柏林下着雨的那个夜晚,他冷静也气急的说,舒以安我他妈是疯了才会有留在北京陪你的想法。

所以当自己以为可能未来的很多个日子都不会再见到褚穆的时候,当自己绝望的被人劫到车上满心遗憾的想再也见不到褚穆的时候,他的出现,就像是上天赐给舒以安的幸运和礼物一样让她欣喜若狂,同样的,还有来自内心底最最恐惧的得失。

这几天,她每次醒来都是很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位置,她生怕他会有一天对自己说,我走了。就像她住在医院的那个凉薄的夜晚,他匆匆离去却也毫不犹豫。那一晚的吵架,两人虽说都极有默契的绝口不提,但就像是一道伤疤硬生生的恒固在两人之间。

所以听到隋晴这句话的时候,看到褚穆这么淡然的表示认可的时候,舒以安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看吧,自己就是这么矫情,连听到这个消息都不能像大家闺秀般淡淡一笑大度的表示自己没关系,哪怕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舒以安就是舒以安,她对这个世界上给予她的一切都能怀有坦然和真诚,失去的从来不气馁不悲愤,得到的却是要报以十二万分的欢欣和感恩。所以在很多人眼里认为是极大委屈的事她通常都会笑一笑,可人家认为在正常不过的生活之表象,她偏偏要用以真心来回报。

“你……留在这里,真的可以吗?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还没等褚穆开口,褚父就先拦在他前头。“没什么影响,工作哪里都一样做,你嫁过来两年他能有多少时间陪你,这样挺好。”

褚唯愿也点头在一边帮腔,“他都三十了能有什么影响啊,早点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才是正经事。”

褚穆阴阴的抬头扫了褚唯愿一眼,让她闭嘴。平静的拿起汤勺给舒以安盛了一碗汤搁在手边,“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还是回来看着你比较好。”我不放心,或者说我很担心。这大概是褚穆对女人说过最示弱的情话了吧。

舒以安接过那碗汤悄悄红了脸,“谁要你看。”

隋晴和褚父上了年纪的生怕小两口在这儿不好意思,匆匆吃过就下了桌,嘱咐两人一会儿吃好了就上楼去。

一个月能回来两次都算多,所以褚穆往往都很孝顺,哪怕早就不耐烦褚父的耳提面命也强打着精神陪他去二楼的书房里喝茶。舒以安和褚唯愿则进了主卧陪隋晴聊天。

褚父把杯子里慢慢注入了滚烫的开水,看着水流升腾着冒着热气的样子神情也放松了不少。“这次的事儿倒是像个样子,回了家也好,安稳。”

褚穆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杯子上印着的松竹,语气淡淡。“您是指什么安稳?我这位置安稳还是我这个家安稳?”

褚父就知道,自从两年前出了那档子事儿,褚穆什么时候都乐意跟自己顶着茬来,褚父也明白他这是心里有气,自己的儿子抛开事情本身不说,自己代他做了主张就是犯了忌讳。老爷子倒是也不生气,呵呵的笑了笑。“你也别跟我这儿怄气,说到底这个媳妇是你选的我跟你妈如今也都认可,能回来就是好事情。”

褚穆不动声色的抬眼打量了褚父一会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相比前几年的状态,老头儿似乎是真的老了不少。缓了缓语气,褚穆打算换个话题。“副司长职位没动,就是今后京里对外办事这一摊归我了,也不算降下来。”

褚父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故作严肃的嘱咐道,“这下你们四个小子又凑到一块儿去了,战家那天还跟我说小孙子要结婚调回来驻训,我可警告你啊,轻着点作,出了事儿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褚穆懒洋洋的伸了个腰,丝毫不在意。“还当您三十多岁呢?说打我一顿就打我一顿。”

褚父笑骂,“混小子,对了你妹妹前一阵去哪了?我怎么总感觉你和你妈有什么事儿瞒着我。”褚穆目光微微一顿,“能有什么事儿啊,她除了祸害我之外也干不出别的了。”

褚父只当是褚唯愿又跑到哪花了褚穆的家底,也没多在意,又聊了不一会儿就发话撵人回去睡觉了。

另一边的主卧里。

隋晴钟爱珠宝翡翠,据说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是名动一方的美人儿,家里收藏的宝贝也都是价值连城。隋晴喜滋滋的拿出一个精致雕花红木箱子,打开了镶金锁把东西一样儿一样儿拿出来给女儿,儿媳妇。

褚唯愿懒懒的倚在床边,见着隋晴打开宝贝箱子眼睛都绿了。伸手就往一个通体清透圆润的镯子摸。“嗷呜!!我要这个我要这个!!”

隋晴笑的温婉慈祥,一巴掌打在褚唯愿的爪子上,“就你会拣好的挑。”

舒以安来自江南,温玉软金从小见的不在少数,那只镯子通体青绿透亮水头十足,一看就是有了年头的,价值又岂是钱能够估量的。

隋晴拿起那只镯子在灯下看了看,对着舒以安解释道。“是个老物件儿了,还是我从上海嫁给你爸的时候家里拿的陪嫁,”隋晴指了指红木箱子里其余的几样儿,分量不小的蓝宝石周遭镶了一圈粉钻的戒指;水滴状的祖母绿嵌成的的耳坠儿子;还有血红血红的珊瑚石项链;个个毫不逊色博物馆里展出的那些。

“都是上一辈儿传下来的,这个镯子跟了我隋家三代,最早听说还是民国时期一位满清的格格从宫里带出来的,我是家里的独女,总不能到我这儿就断了传送,给你啦。”

舒以安看着隋晴手里递过来的东西,忙摆了摆手,“妈,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就算是传下去也该是给愿愿啊……”

“哎!”隋晴有些不满的摇摇头,不顾舒以安的推辞直接把镯子套了上去。舒以安的皮肤白皙细腻,本就沉稳淡然的性子加上这么只玉一点缀,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哇……”褚唯愿趴在床头还不掩饰对舒以安的喜欢,“嫂子,你带这个真好看!”隋晴也满意的晃了晃,“是好看,要不说这东西挑人呢,就该是你的!”

舒以安总觉得这么贵重的东西带在手上不妥,“妈……这个不合适啊……您的嫁妆我怎么能戴呢。”

隋晴干脆利落的阻止舒以安要摘下来的动作,“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以安,你都嫁给褚穆了怎么不拿我当一家人不成?将来你俩要是给我生个孙子,我还指着你把这个传给我孙媳妇呢。”

“都说女儿是心头肉,但是你和愿愿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都是我心尖上的宝贝。你说你年纪轻轻就没了父母,我这当婆婆的不落忍……”隋晴摸了摸舒以安有些瘦弱的肩头,“你和这丫头还不一样,她从小被我和她哥宠惯了的,以后我得加倍对你好,要是褚穆欺负了你你就直接回家来,我给你撑腰。”

大概是太久没有听到来自长辈的这种关怀了,舒以安心里忽然被隋晴这番话焐的暖暖的。对着隋晴乖巧的点点头,“放心吧妈妈,褚穆没有欺负我,我们会好好的。”

娘三个在屋里说完悄悄话,时间也快到晚上九点了,褚父第二天还有会,临走的时候让褚唯愿送了两人出去。

褚唯愿拽着舒以安看着前面修长的身影,小姑娘有点犯怵。“嫂子,我把我哥惹生气了,你说他能不能再也不理我了啊。”

舒以安虽说不知道兄妹俩到底是为什么闹的这么僵,但也从褚穆那儿听说过八成是和庞家那个交往对象有关系。看了看满脸担忧之色的小姑娘,舒以安也为难了。“你是不是又和庞泽勋在一起了?”

褚唯愿哀戚戚的点点头,快要哭出来了。“我还对他说了很多我不该说的话……嫂子,这回我哥是真的生气了……”

这时候,褚穆已经把车开到舒以安面前,倾过身子打开车门,看都没看杵在那儿的褚唯愿一眼。舒以安一向是和小姑子一条战线的,见到她这么可怜也横下心来打算说服一下褚穆。于是探进去一颗小脑袋对着目光注视前方的某人说,“愿愿有话想和你说,你下来吧。”

褚穆恨铁不成钢的瞟了舒以安一眼,“你跟谁是一伙的啊?”

一个媳妇一个妹妹手挽着手站在车跟前儿跟狼牙山五战士似的,褚穆最后被她俩腻歪的没办法才下了车,怕捣乱他又顺手把舒以安也塞进了车里。

褚唯愿饶是平常再胆子大也不敢这个时候挑战褚穆的权威,干脆就秉承着小时候百试百灵的政策熊抱住褚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