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弈婚> 第21章

第21章

舒以安是在第二天的上午去公司办理离职的,她起床的时候看着衣帽间里的衣服发怔了好久,想来想去,还是挑了件最常穿的衣裤。

公司早上八点半上班,九点钟,舒以安站在高高的大厦下面还是忍不住有点小伤感。自己从毕了业之后就来到这里,整整两年,虽然没有太大的欢喜可是却也没有太大的厌恶,虽然布莱恩这件事给她留下了很沉重的阴影,但是那也仅限于某个人,如今就要离开了,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还是一点一点从心底里弥漫出来。

刚一进入格子间,办公室里原本安静的气氛就被打断了,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走进来的舒以安彼此交头接耳。

肖克的秘书拿着一只文件夹举止从容的朝她走来。好似等待多时。“你好,舒小姐。”

舒以安停住脚步同样对她点头致意,“你好,薇安。”

“肖总吩咐过,您今天是来办理离职的,请跟我这边走。”

人事部在格子间的上一层,待薇安和舒以安走进电梯间的时候格子间里的男男女女一下喧哗起来。

“哎,听说了吗?法国总部那边特别生气,布莱恩是真的被送到警局了,还有咱们公司韩艺和他的……那个呢。”

“韩艺?她不是自愿的吗?这事儿早在公司传开了啊……”

“人家官方发出的通告,连带着咱们公司有关人员全受到了审查,估计是布莱恩在舒以安那儿吃了亏。”

“哎……不过说起来这以安同志到底有什么背景啊,法国人都收拾得了?”

“上回你没看见人老公啊?你想想,这才是个老公,人家父母公公婆婆还不一定有多这个呢!”一旁拿着水杯的男同事伸出一只大拇指比了比。

“得了得了,干活吧,咱可没人那命。”

“对,对,都散了散了吧。”

办理离职的过程十分简单,确认之后签署一系列的解除劳务合同就差不多了。因为是外企,对于员工有着很严格的要求制度,通常都是每两年一次的合同聘用制,现在离舒以安的合同期限还有一个半月。

薇安指着那张a4纸上的某一条款解释道,“肖总说不追究你提前离职需承担的违约费用,签上这个就差执行人签字了,等下你自己进去吧。”

舒以安顺着薇安手指指的方向,执行总裁四个字的名牌在走廊尽头的那道门上闪闪发亮。

肖克一早就坐在办公室里等,甚至比他常来的时间还要早。听到清晰缓慢的三声敲门之后,脑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才算稍稍有所松懈。

“请进。”

舒以安穿着鹅黄色的上衣,着了一条浅灰色牛仔裤,不同于之前的职业化装扮,此时的她看起来,竟然年轻了很多,就像一个刚刚从学校里毕业的学生。

肖克抬起眼帘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窗户下面的那排沙发。“坐吧。”

“谢谢肖总。”舒以安规矩的在沙发上坐定之后,才把手中等待肖克签字的离职同意书递给他。“这是我的离职手续。”

之前那一通电话,已经让舒以安心里对肖克有了一些芥蒂,难免再见面时心里有些尴尬。

肖克顺着她推过来的同意书看了一眼,忽然沉声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舒以安,你觉得你过的好吗?”

舒以安惊得瞬间抬起头一下子对上了肖克深邃的眼眸。她倒是也没躲闪,清越柔和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回答他,“肖总为什么这么问?我很好。”

肖克听后半嘲讽半自嘲的笑了笑,起身踱步到窗台前,声音中又好像带了一丝无奈。“舒以安,如果是我更早一点遇上你,你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答案。

舒以安看着肖克的背影,心还是狠狠的往下

沉了一下,因为她最怕最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肖克知道舒以安很聪明,话都已经说到现在这个份儿上也就没必要在隐瞒。垂眼看着楼下的川流不息他开始说出自己压在心底里最沉重的情感。

“我没想过你会结婚,那天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看到你丈夫那一刻起我才明白,有些事情偏偏不会按照你所想。你很爱他,从你的眼神我就能看的出来,但是舒以安,一个幸福的女人不该是你这副样子,在爱人面前她应该是嚣张的,甚至是跋扈的。”

“可能是我太自私了吧,如果从把你招进公司的那天就表明心意,也许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

“我承认布莱恩的事情是我有意为之,但是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是我的错。”

“舒以安,我再问你一遍,你觉得你快乐吗?”

如果说一开始舒以安是害怕见到肖克,那么从听到他这些话起她开始变得更冷静和更坦然。慢慢的做一个深呼吸,舒以安看着窗前站着的男人坚定和缓的说道,“肖总。”

“一个人的快乐与不快乐不是由她的生活状态来决定的,而是她觉得值不值得。至少,在爱情和婚姻上我觉得我很值得。哪怕有一天我会一无所有,可是我依然能记得我很认真的爱过一个人,并且为那段付出表示没有任何遗憾。”

“感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厚爱,但是很抱歉,我必须离开。”

肖克认命的闭了闭眼,“你坚持?”

“是,我坚持。”

二十四岁的舒以安站在落满阳光的地毯中央,目光没有丝毫的退却和畏惧,就好像她做的所有决定都是自己心甘情愿并且甘之如饴。

肖克忽然想到自己面试她的那个下午,他看着面容青涩的女孩儿问,“舒小姐你的成绩很出色,但你坚持放弃外交工作愿意来我这里做翻译文员吗?”

二十二岁刚刚毕业的女孩儿手里握着那份还不具备任何质感的简历,轻轻的点头。“是,我坚持。”

还真是承受不住一丝回忆的重量啊,哪怕他这么直白的挽留和提醒也依旧无法得到她一丝一毫的心软和接近。她又何其聪明的用自己问过的问题来回答了自己。爱过就不遗憾,都毋须去费尽心思的得到。

舒以安啊舒以安,你当真这么潇洒吗?肖克伸手无力的指了指身后的那张纸,声音平淡。

“你走吧,手续我会签字的。”

“那……您保重吧,再见。”

看着没有任何留恋转身的人,肖克忽然出声制止住她的脚步。“如果哪一天你觉得不值得了或者你不想在坚持了,我一直都在这里。”

舒以安脚步却也只是停了一瞬,随即打开门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薇安一直在门口等候,打算亲自送舒以安出门。两人一路下到一楼,薇安友好的对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么舒小姐,我们再见了。”

舒以安同样伸出手来回应,想到自己在格子间看到的那个空座位,忙拦住转身欲走的薇安。

“等等!”

薇安疑惑的转过头来,“还有什么事吗?”

舒以安尴尬的指了指大厦里面,“不好意思,我想问问苏楹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哦。”薇安一副很了然的样子,“你是说这件事儿啊,她请了两天假,按理说今天应该来销假上班的,可是都这个时间还没来我也打算一会儿上楼去联系她呢。你找她有事儿?需要我转告吗?”

“不用了,我自己再联系她吧。”

舒以安联想到昨天打给苏楹的电话,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而远在朝阳区一座公寓里的苏楹,看着大亮的天色目光空洞的没有一点神采。原本漂亮娇艳的脸上此时也是憔悴不堪,她静静的趴在地板上,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床单,床单下不难看到她不着寸缕的身体。

努力的爬到手机的旁边,她颤抖着抓起电话熟练的按了一串号码。

舒以安正在去苏楹家的路上,看到苏楹的来电也是着急的不得了,迅速的接听了电话。“苏楹?你在哪啊?怎么从昨天就不接我的电话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苏楹嘴唇干涩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听到电话那头舒以安熟悉的声音整个人快要崩溃的拿着手机忽然大声的嚎啕起来。像是劫后余生恐惧的释放,也像是受了无尽委屈的心酸。

舒以安从来没见到过苏楹这个样子,当下拿着电话脚步走的更快了起来。“苏楹你别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告诉我,我在去你家的路上。你现在安全吗?在家吗?”

苏楹全身哆嗦着点点头,好半天才哽咽着声音冲着舒以安答道,“你来我家吧……以安……我快要死了,真的。”

听着电话盲音,舒以安冲着路边一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苏楹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