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据为己有> 第55章

第55章

陆川故意卖关子:“到时候带到您面前,您就知道了。她跟祁书不一样,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满意,可都得收着,我不想她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受到伤害。”

陆宋瑞闻诧异地打量他一眼:“知道了,我会好好跟你爸说的,让他收着点脾气,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以为家里也是部队呢。”

“谢谢妈。”陆川冲她笑了笑,陆宋瑞闻也不禁展颜,人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她之前还担心儿子有女朋友之后,会不会跟家里更疏远,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当下对他那女朋友,就又多生出一分好奇。

陆川再陪她聊了会儿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跟她告别,驱车返回半岛城邦。今夏在厨房,往冰箱里塞着保鲜盒,见他回来:“我爸给你装了些卤排骨,你明天要不要带一些去单位,中午吃?”

“好。”陆川从身后环住她,下巴搁在她肩窝:“你看,岳父大人就是疼我。”

今夏拿手肘向后撞了他一下:“什么岳父大人,想得倒美。”

陆川抱着她,不依不饶:“你爸都同意你跟我一起住了,可不就是承认我是他女婿了么?他不是我岳父大人是什么。”

今夏耳根子有些热,不与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你晚上去看你爸妈,他们高兴吧?”

“我妈挺高兴,我爸嘛,这次没见着,回军区了。”陆川在她耳边哈气:“你这丑媳妇儿,什么时候跟我回去见公婆?”

今夏一想到要见司令,就直觉地退缩:“见父母还早吧,我们才住在一起没多久。”

“哪里早?我都见过你家人了。”陆川吻她耳垂:“你也该见见我父母吧?”

今夏耳朵一阵酥麻,缩着脖子躲开:“再说吧,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有些害怕。”

陆川笑:“怕什么?我爸又不会吃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点害怕。”

陆川知她心理上还没准备好,便不再逼迫她,胳肢起她的腰来:“我妈可是对你很有兴趣。”

今夏痒得在他怀里乱扭:“别挠了,别挠了,好痒啊。”

她软弱无力的挣扎,在陆川看来,倒像是种邀请,将她打横一抱,他大步朝卧室走去,双眼灼灼:“我也对你很有性趣。”

把她往床上一放,他就蛮横地欺了上去,该扒的扒,该扯的扯,顷刻之间两人就坦诚相见,陆川霸道地吻上她的唇,舔舐吮吸,进而沿着耳廓,耳垂,颈项,锁骨,胸口,不断向下亲吻啃咬。

今夏浑身发烫,他略微粗糙的手掌在她全身游走,每到一处,尽皆灼热,最后停在她膝盖后方,握住她的双腿朝两侧拉开,再托住她的臀往上一抬,头就埋了下去,一个湿滑软糯的东西钻进了那道缝隙,今夏一下子低吟出声。

每一次轻轻的舔舐摩擦,都带来强烈的酥麻,让她浑身战栗,她几乎是本能地弓起身子,迎接他舌尖的进入,身体深处一阵剧烈的痉挛之后,她晕眩地倒在床上,陆川见已经把她折腾得意乱情迷,便扶住自己挺腰往里送,今夏在混沌中忽然意识到什么,立马清醒过来,撑起身子连连后退,指控:“你没戴套。”

陆川没想到她还能记起这事,诡计被识破,倒也不慌张,气定神闲地凑了过去,握住她的腿根:“宝贝,我不想戴套,我想更好地疼你。”

今夏双腿被他撑得几乎呈一字型张开,那昂扬就在入口处若有似无地摩擦,引起身体深处一阵强烈的渴望,加之他黑翟石一般的眸子,此刻带着无尽的诱惑,让她几欲点头说好,但是:“今天不是我的安全期,你要是违规行事,中了怎么办?”

“中了就生下来。”他本来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可是我们还没有……”

“没结婚?”陆川凑上前吻了她一下,嗓音沙哑:“这还不简单,有空我们去趟民政局,把事儿办了。”

今夏别过脸,嗔道:“谁要跟你去民政局,总之你今天不戴套就不给做。”

“……”媳妇儿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陆川败下阵来,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个套套,撕开戴上,剧烈运动这才得以继续进行。

-

接连几次上床,今夏都逮到陆川想违规行事,前戏做得特别足,就为了掏空她的意识,让她在迷乱中忘记反抗,但自从第一次抓他现行以后,她就在脑子里绷了根弦,在他进入自己时,尤其注意他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陆川也意识到这招已经废了,她有所警惕,自己再怎么折腾,耍赖,只要她不肯,他都不可能成功,所以接下来他都规规矩矩地,照章办事。

时节进入盛夏之后,老今头和奶奶都有些按捺不住,趁着周末今夏来家里,二老就审了:“丫头,你跟小陆怎么打算的?什么时候结婚啊?”

突然被问到,今夏有些害臊,但也清楚这个问题对长辈来说很自然,也很重要:“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婚,我还没见过他父母。”

奶奶讶异:“怎么,小陆没说带你回去见家长?”

今夏垂首:“不是,他说想带我回去,是我自己害怕,让他再等等。”

“有什么好怕,他们又不是妖怪,还能吃了你不成?”奶奶笑道:“丫丫,听奶奶的话,下次小陆再提带你回去,你就去,啊,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行得端做得正,没什么怕的。”

今夏勉强地笑笑:“奶奶,我知道,我自己有分寸的。”

-

陆川接下来要去上海出个两周不到的短差,这是两人同居之后,第一次分开,今夏有些舍不得,给他收拾行李箱时,表情有些恹恹,陆川发觉,把她搂进怀里,刮她鼻尖:“怎么,舍不得?”

今夏绷着脸点头,陆川不由笑起来:“那你请假跟我一起去。”

“不了,今年请好多假了,再请我都不好意思。”之前奶奶摔到腿,她的假期已经用超支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我跟向南说一声就是了,就说仁恒的员工你要陪仁恒的股东我去调研。”

今夏剜他一眼:“讨厌,不要随便搞特权,弄得我上班跟儿戏似的。”

陆川笑着捧住她的脸亲了一通:“那好,你就乖乖留在北京,等我回来。”

陆川走后,两人每天白天发短信,晚上煲电话粥,不过这见不着面,伸手摸不着,抱不到的感觉,非常难受,今夏晚上有些失眠,有时半夜醒来,摸到身边没有人,会吓一跳。

她实在熬不住,便偷偷买了周五晚上的航班,飞到上海给他惊喜。打车去他的酒店,车上接到他的电话:“宝贝,刚怎么关机了?”

她在飞机上,自然没开机,今夏撒谎:“手机没电了,刚在充。你现在在哪儿呢?”

“应酬完刚回酒店。对了,你明天回家,记得把那几盒深海鱼油给带上,老人家吃了好。”

“好。”

两人絮叨了一阵,陆川说:“宝贝,我想你了。”

今夏轻轻嗯了声:“我也想你。”

“乖,再忍几天我就回来了。”

“嗯。”

“那你早点睡,先挂了。”

“晚安。”

收起手机,今夏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好不容易到了酒店,她迫不及待地跳下车,直奔他房间。

陆川拉开门,眼前站着自己日日思念,以为远在天边的人,向来灵活的大脑也短路了会儿,才一把将她抱个满怀:“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骗我。”

“我想给你个惊喜。”

陆川紧紧地拥着她:“什么时候买的机票?”

“前天。”

“行啊你,瞒了我三天。”

今夏吃吃地笑,陆川这才松开她,拎过她手上的包:“进来。”

今夏挑眉:“就这么放我进去?屋里没藏个娇什么的?”

陆川挑起她的下巴,微眯起眼:“本来准备藏的,不过既然你都送上门了,我今晚就勉为其难地享用你吧。”说着就一把拉她进来,门一关就将人压到墙上开始脱衣服:“宝贝,你来得可真是时候,我都憋好几天了,再不泻火就要废了。”

今夏挣脱他朝浴室逃,边跑边笑:“我刚下飞机,你让我先洗个澡。”

陆川跟着就追了进去,结果澡是两人一起洗的,浴室里做了一次,抱回床上又做了一次,这才勉强消停。

躺在干燥的床单上,他从背后抱着她,十指相扣,交握在她胸前,情到深处,不由自主地又提起那件事:“宝贝,跟我回去见家长吧。”

今夏安静了会儿,轻轻点头:“好是好,就怕他们不喜欢我。”

陆川干咳了两声:“如果我没估计错,他们可能不会太喜欢你。”

今夏已经猜到这点,这也是她一直惧怕的原因,不过她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