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据为己有> 第39章

第39章

周一要跟梁工去建筑工地视察,今夏特意穿了双平底鞋,平日惯穿的小西装也换成休闲服,方便在工地走动。才到公司不久,就收到向南的邮件,鲜红色的标题,前面还附加了个粗壮的感叹号,以示优先级之高,让她暂停手上的一切外出工作,在公司待命。

今夏哪里敢怠慢,立即就向梁工请示了这件事,梁工自然应允,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向主席的亲笔御命,于是她就在公司留了下来,梁工带着另一个助理上工地去了。

直等到下午,向南才终于来了个电话,让她去和黄会议室候着。片刻之后,他带着陆川出现在门口,手里抱着一捧卷宗,外加一台笔记本电脑。

今夏笔直地站起来,意外地看着两人,不明白眼前的状况,陆川手随意地插在口袋,安静地凝视着她,眼含深意。

两人目光一交汇,今夏便有些闪躲,总觉他视线沉重,她负荷不起。

向南放下手里的文件:“陆局长要审阅我们仁恒的财报,今夏,你帮忙记录一下陆局长的问题,汇总之后发到我邮箱,我先去开会。”

既然是主席的吩咐,今夏本该不加考虑,从善如流地答应,不过她对和陆川共处一室感到有压力,便迟疑地看着向南。国土局的公务员,怎么有资格看仁恒的财报?

向南看出她的疑虑,解释道:“陆局长是我们仁恒的股东,换句话说,连我也要向他交待。”

言下之意,就更别提她这样的虾兵蟹将,必须以陆川马首是瞻。想到这层,今夏只得恭顺地点头:“好的,向主席,我会好好协助陆局长。”

向南微微颔首,便合上门退了出去,会议室里,只留下他们二人。

今夏抬眼瞥了一下陆川,替他拉开一把座椅:“陆局长请坐。”

她心里明白,就算他是股东,要审阅财报,那也是跟她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哪里需要她这个非财务人员来记录问题,分明是跟向南串通了来设计她。

只是她就算能看得透这些,也依然身不由已。

陆川走到她拉开的椅子前坐下,打量着她的衣着:“怎么没穿正装?”他分明记得,他们还住一起时,她经常穿小西装上班。

今夏在离他两个座椅远的地方入座:“今天本来要去工地,不过因为您的关系,没有去成。”语气里难掩失望。

“想去工地?机会多的是,下次我带你去。”

今夏不置可否:“陆局长要是在审阅过程中有任何问题,随时叫我就是。”

陆川睨着两人中间隔着的距离,微微皱起眉头,拍了拍身边的椅子,他道:“坐这儿来。”

今夏迟疑。

“你隔那么远,待会儿怎么记录问题?”

今夏略微犹豫,还是端起笔记本电脑换了过去,在他身边落座,陆川这才满意,把会议桌上的财报拢到面前,挑出一卷翻看起来。

今夏见他看起资料,也打开笔记本继续工作,不过一个心怀不轨的大活人坐在自己身边,不说有如芒刺在背,至少也有些让她分心。他此次来,恐怕不止看财报那么简单。

陆川翻着报表,视线不动声色地落在她的侧脸,金色阳光从身后的玻璃窗照射进来,将她睫毛的尖端都染上了碎金。他不由想起住院时,她曾伏在他的病床边复习,也是同样恬静的侧脸,只要知道她在身边,内心就像一点一点地塞进了什么,觉得安宁。

今夏尽力全神贯注地工作,不过脑子里始终绷着根弦,生怕他又做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举动,自己无力招架。不过令她意外的是,陆川这一坐,就安安静静地坐到了下班,别说调戏她,连句话都没跟她说。

会议室里,沉静得能听见他翻看财报的纸张声。

今夏瞄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过了六点,也不知道他打算待到什么时候。

正想着,传来纸张翻页的声音,以及陆川的问话:“你下班后有安排?”

今夏谨慎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陆川视线停留在眼前的卷宗,直接道:“想你陪我吃饭。”

“……”今夏下意识地就推拒了:“我已经跟人有约。”

陆川心下一沉,视线从那堆数字上缓缓移开,落到她的侧脸:“哦?跟谁?”

今夏双手交握,右手拇指揉搓着左手掌心,表面镇定:“朋友。”

“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

陆川略微沉默,放下财报握住她的椅子扶手一拉,便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脸凑了上去:“哦?是吗?”

上扬的尾音,夹杂着浓重的怀疑。

他双臂撑着椅子把手,将她整个人都关在里面,脸贴得如此之近,今夏双眼几乎快要失焦。

在他犀利的注视下,她有种无所遁形之感,只能直觉地移开视线,佯装平静:“是。”

陆川仔细观察着她的微表情,唇齿间泄出一声低叹,稍微退开了些:“不想陪我吃饭可以直说,又何必编个谎话来骗我。”

今夏没想到会被他看穿,不由面上一热,很是不好意思,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川对她的推拒早有预料,倒也没有生气,见她垂着眉眼,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软光滑,如黑丝缎。

今夏察觉他的抚摸,诧异地抬起脸来,正好对上他深邃的眸子,那里面,竟带着几分她看不懂的复杂。

陆川和她对视了片刻,慢慢收回手,没再说什么,转过身继续翻看起财报来,今夏见他不追究,暗自松了口气,但仍是觉得有些抱歉,拒绝吃饭的邀约,一般都拿有事当借口,这样才不至于伤感情,一旦被人戳穿,善意就变成了伤害,而她,本无意伤害他。

之后陆川没再开口,不多久,他收起桌上的资料,今夏觉察他的动作,抬起头来:“看完了?”

陆川颔首。

“那,有什么问题吗?”循例她还是要问一问。

“我会跟向南谈,你不必记了。”

今夏点头:“好。那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出去了。”

“陪我吃饭吧。”陆川又说:“既然你晚上没约。”

今夏没想他还不死心,一时有些错愕。她留意到他这次用了个吧字,这不是他惯常对她说话的口气,带了丝征求她看法的意味。

方才的借口已经被他戳穿,她一时想不到拒绝的说辞,便沉默着。

陆川见她不开口,就又说道:“我是仁恒的股东,你们都得向我交待业绩,我想约你吃饭,你不可以说不。”

今夏微微摇头,轻声:“就算您是股东,我还是有拒绝的权利。”工作的事她可以积极配合,只是下班后是私人时间,她有绝对自由支配的权利。

陆川来之前就想过,单独约她吃饭,肯定比上她家蹭饭艰难,但他仍旧想一试,毕竟她才是他的重心。只是他快要想不出,怎么才能让她松口同意他的邀约,十年前是祁书追的他,十年内他没追过任何女人,现在是第一个,他没有经验,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你说过我胃不好,得按时吃饭。你若不陪我,我就在这里饿着。”

今夏顿时一滞,他说这话的语气,带着一丝孩子气的倔强。

只是纠结了半晌,她发现在他已经知道她不想跟他吃饭和她晚上有空的前提下,没有可以用来婉拒他的理由。她似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陪他吃,要么亲口告诉他一个他已经知道的事实,她不想陪他吃,然后他厚脸皮地继续纠缠,她再拒绝,纠缠拒绝,直到某一方放弃为止。

微叹一声,她不想跟他斗气,也知道他说饿着,便一定会饿着,就轻轻点了点头,把话说明:“我陪你吃,不过你别误会。”

陆川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意外,他本以为她还会再拒绝。

要得到她的人,太容易,他手里有无数种手段,可以拽着那丝透明的风筝线,重新将她从天上收回,紧握于掌心。可他也和她一样,太贪心,想要更多,除了她的人,还想要她的灵魂。而通往她内心的路,没有捷径可走,哪怕只能像现在这样,连约她吃顿饭,都要苦苦纠缠。

整理好卷宗站起来,他简单回复:“当然。”

今夏也收拾好电脑起身,领着他去向南办公室将财报还了,然后回工位放好东西,拿好挎包,再一齐搭电梯到地下车库,分开以后,这还是头一次坐回他的路虎。

陆川发动车子,从置物盒摸出一张卡,递到她跟前:“这个你拿着,有空带奶奶去体检。”

今夏接过来,仔细一瞧,是张市一医院的体检卡。

“单位发的,我也用不着,你奶奶年纪大了,最好每半年到一年就体检一次。”

今夏盯着那卡,有些沉默,一直以来,她的重心都放在爸爸身上,自然而然地就对奶奶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