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据为己有> 第22章

第22章

闻言,今夏脚步彻底停了下来,又下意识地,轻手轻脚地,往后退了两步。陈之城沉默片刻:“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怎么不知道?这医院就这么大点地方,我随便一打听不就什么都明白了。我原本也是好心,去问问他的病情,哪里知道他有这个病史。”

陈之城没有说话,他妈又说:“你也别觉得妈妈现实,好像掉进了钱眼里。你现在才刚毕业,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怎么负担得起这些?你别忘了她还有个奶奶,少说也有六七十了吧,万一有个三病两痛,这花钱就跟流水一样啊。”

“妈,你说的我懂。”安静了很久之后,陈之城终于开口:“但这是我自己的事,妈你不要管。”

“这怎么是你自己的事?!”中年女人声音高了起来,有着喷薄欲发的怒气:“你要是负担不起,不得问我们要钱?再说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你带大,就是希望你出人头地,以后在北京买了房子,把我们接过去养老。你要是把钱都搭在她身上,什么时候能带我跟你爸离开这个鬼地方?!”

“妈,挣钱买房子的事我会想办法,您不要担心。”老人家正在气头上,与她争论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不如自己退一步。而且女人本来就是不讲理的动物,与其说事实,不如柔声哄:“再说了,妈,您也想得太多了,我跟她八字还没一撇呢,您怎么就讲到以后的事去了,太杞人忧天了。”

中年女人甩开儿子缠着自己的手,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道:“总之我不管,我反对你喜欢她,如果你们要交往,我也要反对!”说着抬脚就朝楼上走。

今夏见她要上楼,心里一惊,赶紧屏了口气,蹑手蹑脚地先逃了,耳边还回响着那句:我反对你喜欢她。

难道,陈之城,竟是喜欢自己的?

跌跌撞撞地,她直觉就跑回了病房,奶奶见她双手空空,讶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水果呢?”

今夏这才醒起,自己是要出去买水果的,尴尬地笑笑,她说:“我忘记了,这就去。”转身就又朝外走,廊上遇见回来的陈之城,她有些慌乱地别开眼,刚才无意中听到他们的对话,让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倒是陈之城一脸温柔地笑着:“你要去哪儿?”

今夏有点语无伦次,一个词儿一个词儿地往外蹦:“我,我要去,买,水果。”

“我陪你去吧。”

今夏慌张摆手:“不,不用了,我自己去。”说完匆忙地朝他点了个头,快步离开了。

买好水果,回去的路上,她脑子仍是混乱,脚下有些迈不动步子,就顺势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她在恐惧,恐惧见到陈之城,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她也在困扰,他妈妈说的那番话,虽然现实,但却不可以任性地不去考虑。

虽然她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地确认,但她相信,陈之城,应该是喜欢她的,否则他妈妈不会那样说。她想她是何其幸运,能够被喜欢的人也喜欢着,但她又是何其不幸,两人之间,连开始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霞的红光穿过层层灰黄的雾霾,到达她眼中时,竟有一种别样浓重的悲哀,像是苍茫的战场上,不知是谁战死,流下干涸凉透的血河。

并不鲜艳得触目惊心,但却厚重到让人窒息,窒息到想哭。

她忽然想起不知是谁说过的,世界本是一座孤儿院,我们都是其中的孤儿。

孑然一身,莹莹而立。

其实不是不想要依靠,只是那个合适的人,怕是尚未出现。

*

回到病房,今夏已整理好心情,陈之城也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仿佛他妈妈那番话,对他的影响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已。

老今头按医嘱,要在医院过夜,今夏得留下来看护,在这之前,她打算先送奶奶回去,老人家年纪到了,熬不起夜。

陈之城也站起来,对今夏说:“我跟你一起去。”

今夏轻轻摇了摇头:“时间晚了,你回去吧。”

陈之城耸肩:“我是男人,怕什么时间晚。”

今夏还是摇头,一直未曾和他对视:“你已经陪了我们很久了,应该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陈之城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良久,她还是不肯抬眼看他。

他有种直觉,她这是刻意在疏远他。只是他不理解她的这种变化因何而起,之前明明还好好的,买完水果回来以后,整个人就显得有些冷淡。

是他做错了,或者是说错了什么吗?

微微一扭头,他看向奶奶:“奶奶,时间这么晚了,你们两个一老一少地单独回去我不放心,不如我送你们,你说好不好?”

奶奶看了眼今夏,点头说好。

闻言,今夏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也没再拒绝,和陈之城一起将奶奶安稳地送回家。

从屋里出来,走到分岔路的路口,她见陈之城一直跟着自己,似乎要陪她回医院,就问:“你家住哪儿?”

陈之城一愣,伸手指了个方向:“那边。”

今夏轻轻笑了,视线落在他领口的扣子:“今天谢谢你了,我回医院,走这边,你回家吧。”说着就要转身,陈之城一个箭步跨上去,拉住她手腕:“我陪你回医院,你一个人守夜,身体会吃不消。”

今夏盯着他握住自己腕部的手,仿佛能感受到从他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的温热,她好不舍得。

良久,她推开了那只手:“不用了,我自己没问题。”

她话里透着坚决,让陈之城愣在当场,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得到她的同意,让他留下来陪她。

就这么一愣神,今夏已经转过身,走出几步了,他忙追上去,挡在她身前,郑重地叫了她的全名:“今夏。”

两个字,掷地有声。

今夏终于抬起眼来,对上陈之城的双眸,那眸子亮闪闪的,像是镶嵌了夏夜的星星在里面。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要被吸进去了。

陈之城也望着她,眼含深意,两股视线交汇,纠缠,渐渐地,今夏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也大约猜到了他下一句话要说什么。

她直觉地,颤抖着想要开口阻止,只可惜慢了一拍,那句话已经绽放在她的耳边,以一种异常温柔的姿态:“我喜欢你,让我陪你,好吗?”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空旷的天地间,只回响着这一句话:我喜欢你,让我陪你,好吗?

她忽然觉得眼里有泪。

原来亲耳听到喜欢的人对自己表白,竟是如此撼动人心。

眼前陈之城在忐忑地等待,她的喉咙在剧烈地颤抖,腹中那个好字已经不顾一切地,翻腾奔涌到嘴边,几欲脱口而出。

可是,她想起了傍晚她坐在路边,眼前残阳如血。那时的她,是冷酷,理智而透彻的。

私心讲来,陈之城背负不起她们一家的人生。

她有太多的*,比如想要爸爸去更好的医院,想要给他换肾,想要在北京买房子,让奶奶可以离开这里安享晚年……

如此多的*,她怕他负担不起,而且,他也要对他的家人负责,他父母的愿望,又该怎么办。

更何况,他是为了理想张开翅膀的人,若要高飞,又岂能套上金钱的枷锁?

她实在不愿意,也无法想象,让他变成一个为了钱,每天疲于奔命的人,那会打磨掉他一身的光华,堕落成一个有着麻木双眼的普通人。

夜色太黑,切断了所有通往他怀里的路。

不是不贪恋飞蛾扑火,或是悬崖纵身那种不顾一切的美丽,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要背负,她不能逃避。

于是冰冷的空气里,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陈之城意外地张大了眼睛,他之前向她的好朋友孙雪梅旁敲侧击过,证实她并没有男朋友,而且他也感觉她对自己有好感,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了?

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意,不愿意再等,是因为他想照顾她,而这种感觉在今天,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强烈,只是他完全没想到,她竟然有男朋友了。

失落地叹了口气,心像被掏了个大洞,他良久才说:“我还是送你回医院吧,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安全。”

今夏摇头:“没事,我坐个三轮就过去了,没多远。”话毕就在路边拦到一辆,陈之城没再坚持,柔声说:“路上小心。”

今夏坐上去,朝他挥手:“你回去吧。”

转过脸,泪已经快要落下来,她狠命掐着自己的掌心,直到下车,冲进医院的楼梯间,才隐忍地哭了出来。

她恨自己太过自制,要是能活得随性一点,再任性妄为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可是,她永远也无法得知了,如果当时答应了陈之城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