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据为己有> 第3章 潜规则

第3章 潜规则

周六早晨。

今夏换了身之前面试时穿的白衬衣,短包裙和小高跟,把长发束了个高马尾,好显得干练精神。上次穿成那样去金壁王朝纯属意外,她平时的工作不大接触客户,所以就穿得简单朴素,现在既然知道是去招待陆川,就不能在着装上失了分寸。

她到公司时,米娜已经先到了,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时尚杂志。那翻动书页的细长手指,如葱白一般细嫩光滑,指甲的花式又换了,昨晚新做的美甲,妆是小烟熏,迷离的诱惑中仿若又含了一丝清纯,香水是安娜苏的梦幻魔镜,配上紧身低胸的黑色小礼服和金色高跟鞋,就连同样身为女人的今夏,也要羡慕三分。

米娜不仅是单纯的美,举手投足间还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和阅历,那是经由时间打磨,才能沉淀下的东西,今夏走上前去,轻轻唤了声:“娜姐。”

米娜点了点头,并没有抬眼看她:“坐下等吧,王总还有几分钟才到。”

王明朗开着辆宝马七系到公司门口,给米娜打了个电话让她们出来。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王明朗的公司可以不体面,但是他的车不能不体面。从项目立项到楼盘出售,领导可能一眼都瞧不见他的公司,可是出去谈生意,是个人就能看见他王明朗开什么车,要是开一吉利或者qq,他都不好意思去跟领导买地。

米娜拉开车子后门,要坐进去,王明朗叫住她:“娜娜,你坐前面。”他有种直觉,陆川对今夏肯定有点想法,所以他想让今夏坐在后排,待会儿陆川上车,两人就正好坐一起。

米娜轻笑,不深不浅:“我今天不想坐前面。”也不等王明朗反应,她就侧身坐了进去,心下了然,王明朗以为那天陆川留今夏吃饭是对她有意思,所以想刻意安排两人坐在一起,可是像陆川这样凤毛麟角的单身男人,自己又怎么会放过。

今夏偶尔搭过王明朗的顺风车,从没有坐过副驾驶位,她总觉得坐在那个位置会有压力,所以下意识地也要钻进后座,被王明朗叫住了:“今夏,你坐前面。”看米娜那个架势,摆明是押定了陆川,现在劝她换位置肯定要伤和气,他犯不着。其实也好,反正这两个女人里,只要有一个能取悦陆川就行。

车子开到陆川指定的地点,今夏见王明朗推门下车,自己也赶紧跟着跳下来,四周环视一圈,没看见陆川的影子。她心想,做领导的,总归是要摆摆架子,于是就站直了身子等他,丝毫不敢懈怠。

约莫半小时后,陆川才从小区里出来,穿了件天蓝色的修身衬衣,显得身形愈发挺拔。他远远地就看见了今夏,穿着职业装,平添了几分成熟干练,与那天饭局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王明朗赶紧迎了上去,陆川笑说:“王总久等了吧?”

今夏心想,他迟到半小时是明摆的事,还故意问,真是虚伪。

王明朗摇头,信誓旦旦:“等陆局长,再久也值得。”不能谎称自己刚到,得让他知道咱等了,并且等得心甘情愿。

两人笑着再寒暄了一番,米娜适时拉开后座车门,嫣然:“陆局长请。”

陆川不经意地扫了眼今夏,她脸上挂着稀薄的笑容,规矩的站姿,那双剪着秋水的美眸正礼貌地望着他,和那天的低眉顺眼不同,今天她在视线相交时没有任何回避,想来应该是王明朗找她谈过话了,提醒她自己是重要人物,务必好生伺候。

身子一躬,他坐进车里,米娜也跟着翩然坐了进去,王明朗几个大步跑到驾驶侧,今夏见状,赶紧也拉开副驾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之后,陆川安稳地坐着,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今夏的侧脸。米娜故意跷起腿,黑色小礼服受力往上收了些,白瓷似的大腿露了半截出来:“陆局长是本地人吧?”

陆川颔首:“土生土长。”顿了顿,他问:“不知道米娜小姐是哪儿的人?”

米娜娇笑:“陆局长,你别那么见外,叫我娜娜就行。”她左手把玩着一缕发丝,明眸善睐:“你觉得我像是哪儿的人?”

陆川唇角微勾:“米娜小姐长得玲珑剔透,想必来自江浙水乡一带。”

他没有更改对她的称呼,这多少让米娜感到有些挫败,堆出一个俏丽的笑,她嗔道:“陆局长真是会猜,我正是苏州人。”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陆川看着米娜点头:“苏州是人杰地灵之地,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米娜莞尔一笑:“陆局长过奖了。”

陆川看向王明朗:“听王总的口音,应该是东北那边的。”

王明朗笑呵呵地点头,从后视镜里和陆川对视了一眼:“我就是吉林的。”

陆川望向米娜:“考考你,东三宝是哪三样?”

米娜随口拈来:“人参,貂皮,鹿茸角。”

王明朗接腔:“这些我们老家那儿可多了,赶明儿给陆局长送些去。”

陆川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看向副驾:“今夏,你是哪儿的人?”

王明朗和米娜都听得真切,陆川对今夏是直呼其名,并未再加上那见外的小姐二字。

今夏倒是没觉得这样称呼有何不妥,他是她老板要讨好的对象,又何必对自己使用尊称。转过脸来,她微笑地看着陆川:“陆局长,我是山西人。”

“哦?”陆川饶有兴味:“山西煤业发达,出大户人家。你怎么会千里迢迢到北京来工作?”

今夏坦诚:“家乡工作不好找,北京是大城市,机会多些。”尽管山西煤矿资源丰富,但能拿到开采权的,不会是她这样的无名氏。绝大多数人分不到煤矿这杯羹,财富两极分化严重。她在家乡能找的工作,工资还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难怪全国各地的人都往这里涌。

陆川心如明镜,她和其他涌入北京的人一样,怀揣着对京城的梦想,一如中国人对美国的向往,叫美国梦,美国其他州的人对纽约的向往,叫纽约梦,中国也有北京梦,上海梦。

不过是一个低层次阶级,对另一个高层次阶级的,遥远的眺望。

他稍微整理了下衣袖,缓缓地说:“北京机会确实很多,也要会把握才行。”

今夏感到他说这话的语气,似乎是别有深意,但具体暗指什么她不是很确定,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

来之前,今夏在网上查过云泉会馆,据说曾经是某朝皇帝的避暑行宫,后来被一神秘买家收了之后,改成现在的休闲会所,风格仍保留了当时白瓦青砖的质朴,消费不必说,自然是让老百姓瞠目结舌的价格。为了讨好陆川,看来王明朗是下了血本。

会馆后面有座山,据说以前是围猎场。陆川和米娜坐在观景车的前排,今夏和王明朗坐后面,米娜似是对此地有些了解,滔滔不绝地和陆川聊着这个地方的背景故事。

今夏心想,米娜绝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有她在,自己就毫无压力,不用招呼陆川,只要坐在后排,安静地欣赏风景就行。如果要靠她自己,是绝对来不了这样的会所,不如趁此机会,好好享受一把。

观景道的两旁,是郁郁葱葱,叫不出名字的老树,不知道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见证过几朝兴衰。树林里,偶尔会奔出一只梅花鹿,机警地四处张望,接着又跳跃着跑开。远处是湖,湖面映着夏日的阳光,一片迷离的波光粼粼。

观景车绕到湖的那一端,是高尔夫球场,齐整的绿色草地,沿着浅丘蔓延。王明朗率先下车,跑去服务台租装备,陆川和米娜并肩走着,在聊历史,今夏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插不上话,也不想去插。

球童把他们送上场后,陆川提议:“不如我们来比赛。”

王明朗立即抚掌附和:“好啊,我正想跟陆局长切磋切磋。”

米娜笑得一脸轻松:“很久没打球了,不知道技术退步没。”

今夏没有吭声,打高尔夫是他们三位领导的事,她不会天真地以为比赛还包括她。

陆川见她沉默,就问:“今夏,你呢?”

今夏微愣,随即摆手:“不好意思,我不会打高尔夫。”

陆川笑了笑:“没事,你不会打就跟我一组,我可以教你。”

今夏犹豫,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让自己跟他一组打球,有什么好处么。

王明朗会意地帮腔:“今夏,你就跟陆局长一组,早就听说陆局长高尔夫球技了得,如果你不多给他捣捣乱,我就输定了。”

今夏只好点头,如果此时反抗,王明朗估计能掐死她。

陆川朝她勾勾手:“过来。”

今夏顺从地走过去,陆川将高尔夫球杆递给她:“试试。”

今夏望着他那宛如雕刻的脸和墨色瞳孔,猜不出这背后是在盘算什么,只好从他手里接过球杆,按照电视里演的,依葫芦画瓢地摆了个姿势。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