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第61章 高三

第61章 高三

贺云深病情在翻了年以后逐渐稳定,三四月时,付媛特意请了假,前往宁城去路家道谢。

高二下学期,各科老师开始进行一轮总复习。

段嘉衍在学习这件事上表现出了超乎寻常毅力,宋意他们最开始还拿这事儿笑话他,到最后,连沈驰烈也不开玩笑了。

期末考试结束,他们要搬去高三教学楼。

“儿子,”沈驰烈从后拍了下段嘉衍肩膀,他扫了眼段嘉衍端着教辅,发自内心一声感慨:“毕业那年,你就是浪子回头鲜活典例。”

“你就是偏科鲜活典例。”

“我上周开始补英语了,”沈驰烈说:“希望还能抢救一下。”

段嘉衍稀奇地看着他:“你不是号称自己是天赋型选手,这辈子都不需要补课吗”

“你就当我放了个屁吧。”沈驰烈坦坦荡荡:“我现在发现,除了你家那位,大家都不算天赋型选手。”

段嘉衍点了点头:“谢谢你夸他。”

看段嘉衍还要继续朝前走,沈驰烈哎哎哎:“傻了你新教室到了。”

段嘉衍啊了声,倒回来。

他瞟了眼教室门牌。

高三十班。

他们成了一中最高年级学生。

-

秋日微风掠过球场,天光明亮,空气中漂浮着花草被晒热香味。

周行琛手里篮球有一搭没一搭拍着地面,才和班上男生打完球,周围都吵吵闹闹。

“数学最后一道是不是选b”

“不是c吗”

“我刚问了路哥,选b。我这回透心凉。”

“我十道选择错五道,完了。”不知谁叹了口气:“这次月考难度是真大。”

高三第一次月考刚过,按照一中一贯阅卷速度,最迟明天成绩就能全部出来。

周行琛往后看了看,没看见原本跟在他们后边人影:“段嘉衍呢”

“超市。”陈越昂了昂下巴:“跟路狗买水去了。”

“带手机了没让他帮我带瓶可乐。我把手机落教室了。”

陈越边发消息,边侧目。

他看周行琛脸色不怎么好,稍作犹豫:“你最近,跟顾梨相处得怎么样”

周行琛抿着唇,眉宇间透露出一丝焦躁。

良久,他才模糊道:“就那样。”手机端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段嘉衍回来时,除了自己运动饮料,还帮周行琛顺了瓶可乐。

他把可乐放在周行琛桌角,后者趴在桌上,无精打采跟他倒了个谢。段嘉衍多看了他两眼。

回座位后,段嘉衍边翻下堂课要用试卷,边问自己同桌:“小周最近很丧啊”

路星辞看他把书桌都翻乱了,替他从书里抽出了试卷:“你上周把试卷夹物理书里了。”

段嘉衍惊喜地看着自己找了半天没找到试卷,随口一句捧:“厉害啊哥,这你都记得。”

他伸手去拿路星辞手上试卷,略微倾身。路星辞顺势逗猫一样用手指勾了勾他下巴。然后才回答了他上一个问题:“他最近提不起精神,好像是因为顾梨。”

段嘉衍听到这里,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垂头丧气周行琛。

顾梨是美术生,高二下学期为了集训去了外地,和周行琛算是异地恋了。上学期期末,两个人好像还因为学业压力差点儿分手。

或许因为这是升上高三第一次月考,一中这次阅卷速度格外快。当天下午,陆陆续续有人跑去办公室看成绩,说是正在做排名表,总分已经出来了。

下课时,学委把新出来排名表贴在了教室墙上。

陈越去扫了眼成绩,回来忍不住对路星辞道:“你这个逼是真恐怖,这次都能稳在700以上,你觉不觉得自己特别畜生”

这次月考难度大,全年级只有路星辞一个人总分过了700,赵敏君上午就告诉了他总成绩。路星辞笑了笑,顺口问:“你多少”

“632,我排年级第十。”陈越说着说着想起了什么:“沈驰烈可以啊,就在我后面一个。他这次英语没拖后腿。”

段嘉衍原本正垂着脑袋小憩,他做题做得困了。朦胧中听见他们讨论成绩。

见段嘉衍睁眼望过来,陈越啊了一声:“我忘记看你分数了,你去看看”

段嘉衍正好想上厕所,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站起来。

看成绩时候,段嘉衍习惯性从中间开始找自己名字。但他看了好几秒都没看见,一直往下扫,才在偏低分段看见自己。

英语108,数学88,语文102,理综140。

438。

这个分数,他连二本线都摸不到。

段嘉衍沉默了半晌。

虽然早就感觉这次月考他发挥得不太好,但真正看见分数,还是有种不顺心感觉。

去厕所路上,段嘉衍惦记着自己成绩,心情有些烦躁。自从高二和路星辞定下来后,他都尽可能地用心学习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考这么差。

放完水,他听见了周行琛声音。

因为站在楼梯口,周行琛说话声音有些模糊。段嘉衍只听见他稍微提高音量说了声行,而后似乎就挂掉了通话。

段嘉衍看他情绪不太对,喊了声:“周行琛”

背对他人没反应。

段嘉衍又喊了一次。

这次周行琛闷闷地答应。段嘉衍两三步下了楼梯,正要绕到周行琛面前问他怎么了,后者自己回过头。

眼睛红。

哭了。

段嘉衍都快看傻了。

周行琛看见他,哭得更惨了:“就刚才,狐狸和我分手了。”

段嘉衍愣了愣:“为什么要分手”

“异地恋,她受不了。她说她每天都很累,我他妈……我他妈不也很累”

“别哭,”段嘉衍拍了拍他背:“没事,你慢慢说。”

“她说她压力大,怕考不上好学校,也怕跟我不在一个城市。”周行琛看见他,压抑情绪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声音哽咽:“她还说我们家庭差距太大了,她父母都是普通人。谁在乎这个啊,我觉得她就是想找借口甩了我……女人是不是都这样”

段嘉衍犹豫片刻,伸手去揽周行琛肩膀:“兄弟,你要是真想哭,那就哭个痛快。我陪你。”

周行琛比他高,他要跟人家勾肩搭背,还得把脑袋仰起来。

段嘉衍寻思着,这个场景应该很像安慰一只巨大哈士奇。

周行琛哭同时,勉强保持着理智:“不行,你别抱我太久,路哥闻到我信息素会杀了我。”

段嘉衍哭笑不得,又把他放开。

周行琛哭着哭着忽然道:“有时候我觉得,你还真是牛逼啊,你好像什么都不怕。”

段嘉衍略感茫然:“我该怕什么”

“你跟路哥,”周行琛顿了顿,还是没忍住:“你不怕和他分开吗”

段嘉衍听到这儿,一时之间答不上话。

这次月考分数条件反射般从他脑子里掠过。一直埋在心里、这大半年来从来没有正视过问题,被直截了当地提了出来。

如果高考考砸了,他会和路星辞分开吗

他觉得按照他和路星辞性格,他们是不可能直接分开,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异地恋可能性。

时间久了,会不会像周行琛和顾梨一样,两个人都觉得心累

而且异地恋这三个字,触及到了他神经。

某些遥远、他几乎快忘记事情,又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年幼时空空荡荡大房子,永远都工作繁忙父母,付媛离婚时,反复向律师提到分居两个字……

看段嘉衍不说话,想起段嘉衍这次月考似乎也考栽了,周行琛脸上划过一丝忐忑。

“我不是那个意思,”周行琛略微不安道:“我就是觉得这些关于未来事情,不太说得准。”

他抓了抓头发,开口补充:“你跟路哥肯定不会分开,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周行琛说这话时还挺认真,段嘉衍看着他模样,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可就算是路星辞,也不能保证未来一定会按照预想中方向走。

-

下午快放学前,路星辞隐约感觉段嘉衍状况和平时不大一样。

往常对方都会认认真真听讲,今天却一反常态地发呆了大半节课。

路星辞见他一脸放空地转着笔,一时之间,也只能想到段嘉衍月考成绩:“心情不好”

段嘉衍点了下头。

“是因为月考”

段嘉衍点点头,又摇摇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