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第904章

杨镐走的时候,朝鲜臣民是拦着路抱着大腿希望他别走,沿途哭泣男女极多,“杨公活我!”的喊声也不少,虽然听上去有点生硬明显是努力学官话的感觉,杨镐这家伙不得不一再从马车里出来劝说朝鲜民众。这位比正常时间多花了起码七八天才回到了大明境内,之后就是快速回京师述职了。

白浪推出的四轮转向大马车已经大量在国内使用了,不少官员都已经用上了这种新式的四轮马车——一匹马就可以拉动,转向很轻松,由于四个轮子的缘故空间大也可以装饰得比较舒适。类似于西洋十八九世纪的客用马车也已经发展出来了,如今京师里用的是那种四轮可坐四人的马车,还是工部下设车马司拿出来卖的。

内阁人人有一辆,都改成了只能坐两个人,但是有暖炉有书桌的型号,车后的暗格内还能放很多东西。一匹马就能拉,前方的车夫还有个小棚子遮风挡雨。这都是轻便型的马车,民间最常用的是两匹马拉的能坐八人还能拉货的马车,这玩意扩散的速度极快——现在就连工部都直接将其发包给京师城内的工行,直接采购了。

过去的那种大车几乎是立刻都退出了市面,倒是人拉的板车跟推的独轮车还有用。

日本的情况属于老猴子准备自砍根基,养子兼外甥平秀次现在看来在平秀吉自己的儿子出生之后就成了老家伙的眼中钉,虽然已经身为关白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权威大有要被平秀吉废掉——本来这没啥,问题是听说老家伙后来处理这事情的手段是让自己的外甥切腹,同时将他全家斩杀,要知道这妻妾之中可是有不少大名的女儿的,这是自毁根基。

眼下还只是迫使而已,日本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这样。议和的事情嘛,肯定还有反复,反正眼下这个状态平秀吉这个猴子肯定坐不稳,他不将那些本来就有独立性而且实力没有受到损失的山头给削掉,那他这个襁褓之中的儿子根本活不到成年。白浪就是这样认为的,源家康那个老乌龟不但隐忍,而且还滑不留手,这货真的会被逼得来到朝鲜么?

白浪表示十分怀疑,辽东军此时回来之后,白浪放他们各自回到驻地——有相当部分将会驻留在草原之上,还有一部会按照白浪的命令,带着一部分女真向导往北,沿着山海的道路一直前往到不可及之地。白浪知道他们将会看见连绵不绝的针叶林,有着数不清的野兽与永不解冻的冰原。

如果再有进入朝鲜的军队,白浪准备调动一部分御马监跟三大营的兵马,规模肯定比上一次小。猴子逼人送死的本事不知道还有多少,想来应该也不太多了。白浪现在收到了模型,这是天津卫送来的船模,由于白浪本人的爱好,这船显得颇为狭长,算是用于打战跟送信的快船类型。

两个桅杆挂中式硬帆,船体里分割成了一个个独立的水密舱,船身只有尾楼没有首楼,甲板上只有四门粗短的火炮——这玩意是用来打霰弹扫掉跳帮兵的。而下面的船壳上有开窗,这一层甲板才是这种战舰用以作战的根源——每一边有十二门长管后装加农炮。这火炮加工精度高,那个螺旋炮闩跟尾部螺纹加工起来非常麻烦,价格十分之高昂。

陆军是不装备的,在大批量低成本加工技术普及之前,这一种火炮只会装备在水师战舰以及一些要塞上。这火炮换算过来的话,应该是算得上十六磅长炮。在东亚范围内,对付日本水军已经是过杀伤了——对那些船上冲角都可以轻易取胜,很容易就能撞散,接下来只是单纯看下饺子而已。

明水师将会陆陆续续装备十五到十八艘这个等级的军舰,这个军舰是用来练手的,之后会尝试开发出来更大、更小的军舰,最终的目标肯定是三层炮甲板装备上百门重炮,水师里面的王牌——一等战列舰。这里还有一些小船,一根桅杆,长二十来米尖头的小快船,装四门前装六磅炮,用来欺负海盗船跟货船毫无压力。

用这个技术还可以打造大量的货船卖给海商,毕竟中国商人不能单单只走近海航线,也是要远行的——过去不行,未来不能不行。

天津卫跟上海府的造船厂都已经各自有一条船完工了——船台式造船法以及船坞式造船法都在尝试。两条船都拨付给了水师,白浪这一次也要很干脆地分离出国家管理的打渔-运输船队以及专业水上作战的军队,让水师继续去搞什么商业运输跟打渔,这战斗力也用不上了。

这个年代还是有专业的水师将领的,原登州卫的王知北等人就是,被分配给了这艘新船,没日没夜地在操练如何驾船以及根据万历皇上的旨意练习海上炮击战——根据皇上的旨意,今后这船不打跳帮战,将用于白刃格斗的水军将士数量压缩,炮手的数量增加。以后的海战就是类似这样的战船,排列成线性队列之后打远程炮击。

这时候抢占T头的战术才开始变得凶悍起来,而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用日本九鬼水军来练兵。

朝鲜国王已经退位成太上王了,原本的世子成了大王,还第一时间派来使臣请封——白浪也是出于善意,命令辽东总督杨镐担任天使,去朝鲜走一趟册封朝鲜国王。当然他也赐下了金银铜钱等礼物,而朝鲜则是奉献人参虎皮,甚至还有高丽姬——这就让白浪有点哭笑不得了,他对所谓的朝鲜美女并没有什么兴趣来着。

残余日军已经尽数撤离,而朝鲜也拿到了一笔赔款开心不已,当然一大半被李昖这家伙拿走了,跑去秦淮河上玩——这人早就没把自己当朝鲜太上王了,他现在是大明在南直隶的郡王,而且远比大明朱家的亲王郡王们自由。便是朝廷上的官儿也不会管朝鲜郡王的——管大明亲王那是怕他们造反,而朝鲜郡王难道会在大明南直隶造反?

()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21=>